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女频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最新章节列表 » 《猛鬼收容系统》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猛鬼收容系统》正文 第一四七七章,黄家仙,水中月

文/南斗昆仑
    狂尸卢比斯,冻骨之地的勇者,外置骨骼突出,也不知是什么秘法嫁接在身体上的,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巨大而恐怖的白骨爬虫。

    他家乡的习俗,是在最强大的家人死去后,将他们的器官移植在自己身上,左右两肩是他两个哥哥的脸,其他弱小的家人只能留下眼睛,镶嵌在身体上,做装饰之用!

    “我是狂尸卢比斯——!”

    冰雪怒号,这里虽是赫尔女王的地利,卢比斯又何尝不喜欢这种环境?

    卢比斯怪物袭来,楼兰太阳王也奔袭而去!

    “嗷——”

    一头凶煞滔天的怪物,奔跑时帽兜吹开,居然是一头戴着铁面的熊!

    铁面上铜环叮咚作响,鼓胀到畸形的体态,澎湃要溢出的凶悍,明明满身死气,可是身体的细胞像是活过来一样,血气旺盛,毛发怒张,那身皮毛已经不像普通的熊罴那般跑起来带着波浪的起伏,更像一个罩在身上的重装铠甲!

    轰地一声,两人撞在一起,同时向身后弹飞!

    西西弗里看清了楼兰太阳王的模样,微微错愕。

    范海辛、魔丽莎、黑兹利特、徐法承等等去过无妄国和海姆冥界的,都纷纷错愕。

    没人想到大名鼎鼎的、和赫尔女王地位相当的楼兰太阳王……是一头熊?!

    撞击后的第一道冲击波扩散,冰封的大地龟裂,二人倒地后又同时爬起,再次向对方冲去!

    此刻一只蝠女突然消失在原地,一道血线割破了天空,在赫尔女王头顶出现一个大洞,伊芙琳降临!

    阚浮幽抬头望向蝠女,暗道好快的速度!

    几乎是空间上的挪移!

    蝠女明显想要偷袭,以解除黑袍老者的困境,血色空洞出现,血色空洞立即化作一张血盆大口,‘吐出’伊芙琳的同时,巨量的血水也从口中流出!

    那口水像一汪倒灌而下的血池,带着腐蚀死气,漫天飞雪接触血液的一刹那,也被血水同化,变成点点血花。

    赫尔眯起眼睛,单手一动,一道狂风吹过头顶,当头落下的第一滩血水偏离,落在赫尔身前不远,将她前面的冰层融化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血窟窿,冰层之下,似乎有怪物苏醒,散发着危险的灵力呓语。

    同化?

    蜃界也会被同化?

    赫尔女王搞不清这是什么奇诡的法术,冰雪可是死物啊,她还没见什么人能将死物同化的……

    还是说……她的蜃界,比自己更强?

    地上,那血窟窿越来越大,里面的灵力呓语随着血水倒灌也越来越惊悚,仿若耳畔魔鬼的低语,阚浮幽发现了奇怪的一幕,凌空而起,身躯变大,直接堵在了血池的口子上!

    好像天空出现的血色巨口吞了那只僵尸,血色灵力戛然而止!

    伊芙琳瞪了一眼阚浮幽,对下面道“动手!”

    伊芙琳维持着血窟窿,暂时没法抽身,大声提醒之下,黑袍老者立刻抬手,将第一个上台的宿主辛拉吸到身边,挡住对方的狗、男女,终于抽出身子向赫尔冲去!

    赫尔屡次被干扰,拉扯的空间也越来越小,那黑袍老者直接化作一柄黑刀,直接突破赫尔的干扰,趁机割破冰封的世界,径自来到赫尔女王身前,抬手斩下!

    一尊金属光泽的魔头出现,魔头提刀横斩,黑刀吞口是一颗硕大鬼头,鬼头刀斩裂赫尔布置的层层冰盾,直接来到脸前!

    周围竟然出现几百把黑紫色的刀影汇聚在鬼头刀中,齐齐砍下!

    被近身了!

    赫尔没想到这黑袍老者近身时这么恐怖,连她的毛孔都感觉到了危险,望着那根本无法躲开的刀势逼来,千钧一发之际,赫尔长袍下同时出现上百只附着冰霜的畸形长手,朝着刀刃抓去。

    吭——

    叮——

    卡拉——

    刺耳的碰撞声,好像刀刃砍在冰块上,酸的人耳朵难受。

    数百长手同一时间死死捏住刀刃,十余只冰霜长手被直接震碎,还有几十只手掌被斩断,鬼头刀终于停在眼前十厘米处!

    一瞬间,赫尔竟然感受到死亡的气息,脊背发凉。

    巫妖的躯体,韧性早就超过钢铁!那刀连破自己大半冰霜之手,到底是什么东西?!

    黑袍老者没给她机会,抬手一掌打在赫尔心口。

    噗——

    赫尔女王倒飞而出,直接摔到台下!

    安士白、桑杨沙联手将她接住,卡特丢出一张草稿纸落在她身上,片刻,草稿纸浮现一行看不懂的文字,卡特拿起来对着众人道“全身的筋断了。”

    安士白一怔“大人,您会不会看错了?那一刀赫尔女王是防住了,而且就算没防住……刀为什么会把全身的筋震断?”

    在安士白眼里,这根本不合逻辑啊!

    秦昆伸手,化为因果丝抚去“是筋断了,不过还好,她在自我愈合。”

    卡特则看了一眼安士白“白痴,是最后那一掌震断的。”

    安士白更加不解了。

    那一掌……轻飘飘的,就像普通的放劲一样,巫妖的筋脉多坚韧,教宗大人不会不清楚,那平平无奇的一掌,能把赫尔的筋震断???

    安士白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

    赫尔女王并没感觉到多大的疼痛,只是此刻身体控制力已经大不如前,西西弗里低声道“魔丽莎,帮忙治疗!台上那两个家伙有危险了,桑杨沙,两位萨满,该你们上了!”

    桑杨沙,黑魂教的四殿下,排在安士白之后,被送给赫尔当男宠,他无怨无悔,只是之后被那些怪物宿主杀掉,又被赫尔女王复活,他自觉欠赫尔女王恩情。

    他一跃而上,巫妖之躯,又有一身黑魂教的手段,上台后发现赫尔女王的蜃界破碎,变成了礁石蜃界,大地蔓延着血迹,显然是那个蝠女的蜃界暂时主宰着这里。

    血……

    桑杨沙嘴角一挑,这蜃界,影响不了他!

    大地上,倒五角星出现。

    谁都知道那是恶魔的封印,桑杨沙双手高举,封印自大地升起,印在窟窿上,堵着血窟窿的阚浮幽被弹了出来,他表情一愣,发现天空中的血盆大口被封住了!

    “这位僵尸前辈,麻烦不要发愣,那个黑袍人没人管了!”

    黑袍老者此刻向着楼兰太阳王攻去,一头熊,连战卢比斯,黑袍老者两人,节节败退,浑身受创,那黑袍老者一掌印在巨熊心口“死!”

    巨熊喷出鲜血倒在地上,却没有直接断气。

    黑袍老者一怔,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的手掌“不可能这么弱……难道……”

    仔细看去时,手掌掌心竟然出现点点黑斑!

    “中毒了吗……”

    黑袍老者眯起眼睛,看向台下赫尔女王,赫尔女王戏谑地回敬过去。

    卢比斯见到巨熊跌倒,此刻已经杀红了眼,咆哮一声抽出一根巨大的骨槌,朝着巨熊面门打下!

    砰——

    阚浮幽及时出现,浑身鼓胀,一掌震飞骨槌,自己一条胳膊也被反震之力打的耷拉下来。

    黑袍老者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赫尔女王,立即回过神来望着巨熊“中点小毒而已,先宰了你再说!”

    阚浮幽看情况不对,和黑袍老者同时出手,却被黑袍老者一个照面拍飞!

    阚浮幽惊愕不定,发现自己浑身筋脉寸断,这才体会到刚刚楼兰太阳王遭到的何等攻击。

    巨熊躺在地上,虽说没死,但身体控制能力一下失去大半,他在拼命恢复,可对方完全不给自己机会。

    黑袍老者欺身而上,身形再化鬼头刀,抬手砍下!

    巨熊身后的阵营,同时传来两声呼喝

    “白山黑水奉五仙,我堂镇邪月盈天。”

    两个面黄肌瘦的中年,约莫三十大几岁,忽然同时开口,一轮圆月凭空出现,二人朝月一拜,黑袍老者鬼头刀砍空,刚刚那巨熊仿佛水中月,被一刀击散,但没伤及分毫。

    妙善诧异“五仙第二,黄家大仙?!”

    秦昆几人齐齐诧异,南茅北马各有千秋,但近百年来北马式微,山海关以南几乎见不到踪迹,除了李势、纳兰狐狸,几乎再没什么第马出现。

    没想到他们和无妄国交情莫逆,一向低调的黄家堂居然来了俩!

    “幻术?”

    黑袍老者抬头看着两个黄仙第马,转头攻来。只是又打了个空,二人也如水中月一样散开,然后慢慢合并。

    二人没有说话,似乎不敢放松警惕。

    此刻,怪物宿主那边传来命令“下来吧,你中毒已深,坏了识障,需要调养,再打也没了意义。”

    黑袍老者没有犹豫,根本没留恋场上的局势,直接跃下生死台,那边又上了两个宿主。

    这一阵勉强是守住了,西西弗里看得出那黑袍老者因为赫尔女王的毒,才变得不如先前厉害,但对方若是调养过来,恐怕也是让人头疼的对手。

    看似轻飘飘两掌,连废赫尔女王和阚浮幽两位老僵,何其诡异?

    “妙善,上场,牵制住那个蝠女!”

    西西弗里说完,妙善双手合十跃上生死台。

    “贫僧领命!”

    “聂雨玄,换阚浮幽下场。”

    “是!”

    场上秦昆一方变成了妙善、聂雨玄、楼兰太阳王、两位黄仙第马,总共五人。

    对方也有伊芙琳、卢比斯、辛拉和两个宿主,总共五人。

    但是很明显,上一阵对方并没大胜,士气还是不高,那高台上的老者直接又派了三个宿主上台。

    八对五!

    “艮山狱,毒牙卢良。”

    “巽风狱,红沙杜克。”

    “巽风狱,邪骨齐娜。”

    “元始狱,埃里安。”

    “离火狱,火雀耶里莲。”

    每个人都报出自己的名号,每个人都带着自信。

    妙善也认真道“花佛如来,菩提尘埃,金刚皮肉,紫衣骨骸。天乾狱,紫衣修罗,妙善。”

    是切口,也是妙善在十死城的身份。

    阿弥陀佛,紫衣修罗!

    妙善知道己方人少,立刻吐出雷音,在全场响起,所有人听到的都是轰隆的雷声炸响,而几个队友耳畔却是妙善的传音“先打死那个没绰号的!他肯定最弱!动手!”

    刚刚报完家门。

    元始狱的埃里安发现五道强大的压迫力直接向自己袭来。

    他愕然发现一个光头朝着自己飞来,凌空伸出一掌,印向自己脑门!

    埃里安惊惧之下又变得狂怒,一道灵力死光朝着妙善打去,妙善则如水中月一样散开,埃里安一惊虚招?!

    忽然感觉脑后劲风袭来,一个络腮胡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挥掌一拍,龙虎之力灌注其中,将其击毙在当场!

    陡然出手,还是在对方的地盘宰掉了那个宿主,妙善、聂雨玄也陷入了他们的包围,二人背靠着背环视四顾。

    “我们非得这么打吗?”聂雨玄传音过来。

    一下子陷入对方的包围圈不是什么好事啊,况且两个黄仙第马离得很远,很难及时支援。

    妙善道“给那头熊拖拖时间,一会你顶住,贫僧得抽空脱困,对付那个蝠女!”

    聂雨玄头大,不过还是道“我助你离开,不过我们还得再杀一个,才能破了包围圈!”

    聂雨玄说着,对两位黄家大仙传音“两位道友,麻烦虚招先动手,我与和尚届时发难!”

    两位黄仙第马不屑冷哼“哼,姓聂的,这次我们看在秦上师的面子上帮你一次,但不代表你与我五仙恩怨就两清了!”

    两人异口同声,也同时佯攻而去!

    呼啦啦一阵声响,仿佛符纸飞散,生死台上铺满黄仙符咒的黄纸和绸带飞扬,直接向对方绞去!

    上百黄鼠狼出现,然后翻倍,然后再翻倍,变得铺天盖地!

    来势汹汹的诡异攻击立即分散了对方的注意力,聂雨玄和妙善同时出手,攻向最后面那位红沙杜克。

    。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猛鬼收容系统》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