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玄幻小说 » 独占金枝最新章节列表 » 《独占金枝》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独占金枝》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问一问丽夫人

文/漫漫步归
    “这镯子原本的主人自然不是春妈妈,”女孩子垂眸看向手里的镯子,顿了顿,再次抬眼向他二人看来,“那位发掘了名动江南的丽夫人的青楼老鸨两位可知晓?”</p>

    那个老鸨?好似死了吧!不过这与那个老鸨有什么关系?</p>

    便是这镯子原来的主人是那个老鸨……说实话,做青楼这行当的有几个好的?说春妈妈这种人手里没沾过性命,谁信啊?</p>

    更何况二十年前前朝末年,改朝换代之时正是最乱的时候,多少人无缘无故的死了,直至如今都还查不出个凶手来呢!</p>

    春妈妈的镯子若是从那个老鸨手里来的,多半是黑吃黑了。</p>

    “这个镯子,”姜韶颜看着手里的镯子,轻哂,“是丽夫人那一对姐妹花女儿的赎身钱,所以那个老鸨拿着这镯子的来路倒是没有什么问题。”</p>

    镯子里的碎金若是不细看并不容易发觉,若不是小午习武视力极佳以及有那个叫小桃红的姑娘的证实她还没有这般容易发现镯子的问题。</p>

    不过也得益于这镯子太过特别,摩挲着手里的镯子,姜韶颜轻哂:上一世的她曾见过一只一模一样的镯子,听闻是江公送与夫人的定情信物。</p>

    初见时她便奇怪为什么只有一只,后来江家人告诉她另一只被拿去赎了大小丽那一对姐妹,还问她“愿不愿意”?</p>

    愿意?愿意个鬼!拿她父母的定情信物去赎大小丽,做好人,得了人情的是他们,出了钱财的却是她?</p>

    不愿意的话便是她贪恋金钱财物,连远房姐妹都不肯救!</p>

    姜韶颜的脾气还不错,却不是包子,闻言当即冷笑了一声,道:“丽夫人红了那么多年,难道手头的钱财还赎不了自己的女儿?还有……我还从未听说哪朝律法言明母亲是青楼的女妓,生出来的女儿就也是的了。丽夫人是丽夫人,大小丽是大小丽,她们两个生出来便是自由身,若是已经签了身契……难道丽夫人已经日子凄苦到卖女的地步了么?”</p>

    这话好不客气!江家众人神色讪讪,过后也答应了她要替她将镯子拿回来,只可惜江家的许诺从来只是许诺,自也不会实现。</p>

    上辈子直至身死,她也未看到另一只镯子。</p>

    只是不成想一晃悠悠二十载,兜兜转转,她居然在这里看到了第二只镯子。</p>

    之所以能确定是另一只,是因为江家那一只先前一直在她的手上,自小带到身死,在被带出江家前,她打定了赴死的主意,所以亲手摔碎了那只价值连城的镯子。</p>

    宁可摔了,也不肯留给江家,她彼时同江家早已撕破了脸面。</p>

    没想到眼下那只落入老鸨手中的镯子居然会落到春妈妈的手上,据小桃红所说春妈妈对这只镯子很是爱惜,每每动脑子想要折腾人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摸摸这只镯子。</p>

    姜韶颜觉得人下意识的举动有时候往往比口中说出的更能代表内心的真实情绪。</p>

    折腾人的时候摸摸这只镯子?如此看来春妈妈拿到这只镯子的手段多半不是来自正途。</p>

    一想到这手镯原先的主人是那个老鸨,姜韶颜本能的察觉到了其中怕是有些问题。</p>

    所以……</p>

    “当年丽夫人名声太盛,况且其出入结交皆是自由的,以至于不少人都觉得她是自由身,而她所谓倚仗的老鸨在她面前也伏低做小,一副只是交了好运气,半点做不了主的架势。”姜韶颜摸着手里的手镯轻哂道,“我不信一个寻常的老鸨能拿捏得住丽夫人这样的人。”</p>

    丽夫人声名太盛以至于背后的老鸨姓名几乎没多少人知晓。</p>

    “我听闻那位藏在深闺的杨夫人所倚仗的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鸨。”姜韶颜说道,“听说也姓花?”</p>

    这个“也”字委实耐人寻味,静慈师太和慧觉禅师对视了一眼,皆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深思之色。</p>

    花这个姓并不常见,同样名不见经传,同样姓花,同样处于江南道一代,姜韶颜不相信这样的巧合。</p>

    可她手头仅有的人手委实有限,只有香梨和小午,顶多再加一个钱三而已。</p>

    寻常的事有他们打听确实够了,可不寻常的事,这些人手就委实不够了。</p>

    一个同样姓花的老鸨带出来的花魁?谁都不曾见过?又或者有人见过,但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p>

    想到那几乎被抹去了一切踪迹的手段,姜韶颜眉眼微沉。</p>

    “这等风月场中的事我知晓的不多,”慧觉禅师放下手里的螃蟹,只觉得前一刻还是人间至味的螃蟹,这一刻味道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毕竟佛门中人,我于这等事倒是不感兴趣。倒是当时结交的一位故人之后当时生了重病,这件事……静慈,你应当还记得。”</p>

    被提到的静慈师太也已经放下了手里的螃蟹,在慧觉禅师提及故人之后时她便已知晓慧觉禅师说的是哪个了。</p>

    “你说的应当是雍和居士之后的那位陈公子吧!”静慈师太说道。</p>

    慧觉禅师点了点头。</p>

    姜韶颜怔了一怔,有些意外,只是心中忍不住暗道了一声真巧。</p>

    彼时她初来宝陵为身上的毒借阅医典,那些藏在光明庵中的医典便是出自雍和书斋,而这书斋最早的主人就是名士雍和居士。雍和居士祖上数代阔绰行善,喜好收藏,其中自也不乏珍贵的诗词典籍。</p>

    只可惜待到雍和居士去世之后,后人才能平平,并没有经营好书斋,以至于被拆卖了,徒留医典大抵是感念静慈师太当年照佛之恩,捐到了光明庵,以期惠及众生。</p>

    “那位陈公子当年生了什么病?”既然提到了雍和书斋的后人,姜韶颜自是要问一问的。</p>

    只是这话一出,方才还没有太大反应的慧觉禅师和静慈师太却突地再次一怔,对视了一眼顿了片刻之后,慧觉禅师蹙着眉看向姜韶颜开口了:“其实……也不是病,而是……毒。”</p>

    说到这里,慧觉禅师再次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姜韶颜默了默才接着道:“先前倒是未发觉,姜四小姐中了毒,陈公子也中了毒。不过他的毒与你不是一种,大抵只是个巧合吧!”</p>

    不是一种毒,那大概真是巧合吧!毕竟慧觉禅师善毒,寻他医治的多与中毒有关。</p>

    不过即便中毒是巧合,可姓花的嬷嬷却应当不是个巧合了。</p>

    若那杨夫人的来历与丽夫人有关的话,杨衍出手抹去杨夫人的痕迹似乎也有些道理了。</p>

    “二十年前丽夫人已是半老徐娘,那一对姐妹花也已长大成人了,我彼时离开宝陵时那位丽夫人还未传出身死的消息……静慈,你所听说的丽夫人是怎么死的?”慧觉禅师这话问的很认真。</p>

    听说的当然不等同于真相。与此事无关的人也不会多做打听,更何况这丽夫人的背后如今看起来更如同一团迷雾似的。</p>

    这丽夫人决计不是面上看上去的一介江南女妓这般简单。</p>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独占金枝》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