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历史小说 » 人族镇守使最新章节列表 » 《人族镇守使》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人族镇守使》正文 第十三至十四章 烛宗的霸道,再得神国碎片(二合一 求月票)

文/白驹易逝
    跂踵一族虽然不是氏族,但在拥有神境的强族当中,也算是实力颇为强大的了。

    寻常情况下。

    也没有哪一方势力,会来这里放肆。

    只是——

    待看到到来的种族时,化身道体,宛如跟人族文人雅士一般打扮的中年人,面色不由一变。

    紧接着。

    他便是抱拳,沉声问道。

    “不知烛宗如此大动作来我镇宗,究竟是有什么指教?”

    镇宗!

    乃是跂踵一族在亘古大陆立下的宗门。。

    说话的人,便是镇宗宗主——空星。

    “前不久神王喋血死亡禁区的事情,相信空宗主也是清楚的很,但在死亡禁区的时候,我烛宗有天才被你镇宗神境偷袭,此事空宗主也该给个交代吧!”

    钟山夏面色淡漠,声音不急不缓。

    在他的身后。

    是烛宗跟随而来的强者。

    数量不是很多,只是区区数十而已。

    但是——

    那数十个烛宗强者,每一个都是神境的存在。

    联合起来的威势,让偌大个镇宗虚空都是为之承压。

    闻言。

    空星眼神忌惮的看了一眼烛宗的那些强者,继而重新把目光看向钟山夏。

    “我镇宗弟子近段时间没有几个进入死亡禁区的,唯一一个死亡禁区者,已经是陨落在了那里。

    这其中,是否有些误会了?”

    “没有误会。”

    钟山夏微微摇头。

    “你镇宗陨落的那个神境,便是偷袭我烛宗天才的神境,只是他实力不足,死在了我烛宗天才的手中而已。”

    “既然人已经死了,那么此事便是作罢,不知夏长老还要个什么交代!”

    空星脸色逐渐难看。

    自己镇宗神境都已经陨落了,对方竟然还要登门前来要个交代。

    如此做法。

    等同于是把镇宗以及跂踵一族的脸面,都全然按在地上摩擦。

    若是别的种族势力,他都不会废话那么多,直接就是出手了。

    但是——

    来的一方乃是烛宗。

    烛宗的背后,站着整个钟山氏族。

    而且。

    不说烛宗背后的钟山氏族,单单是面前的钟山夏,便是足以让整个镇宗忌惮了。

    说到底。

    镇宗背后的跂踵一族不入氏族,便是因为没有神王坐镇。

    眼前的钟山夏。

    赫然是一位神境圆满的强者。

    不说是神王境以下最强的一批,却也是差不了多少。

    此等情况下。

    作为镇宗宗主,空星的压力也是很大。

    钟山夏声音淡漠“你镇宗的神境虽然已经死了,但那是他自食恶果,怪不得谁,但你镇宗偷袭我烛宗天才的事情,却还没有结束。

    此事关乎到我烛宗颜面,镇宗必须给一个交代!”

    话落。

    镇宗弟子都是脸色难看。

    在虚空暗中注视这一幕的其他种族强者,都是面露古怪的神色,犹有趣味般看着空星。

    他们很想看看,这位镇宗宗主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自家神境被杀也就算了,竟然还会给出交代。

    此事若是同意下来,那么镇宗以及跂踵一族日后,便算是颜面扫地了。

    果不其然。

    在钟山夏话落的瞬间,空星脸色便是直接阴沉了下来。

    哪怕他修养再好,被对方如此公然打脸,也是没有办法维持得住。

    “阁下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过分?”

    钟山夏面色冷然,眼中尽是不屑。

    “若是过分,今日过后亘古大陆便再也没有镇宗的存在了。

    眼下我烛宗已是给足你镇宗面子,希望空宗主莫要自误!”

    羞辱!

    极致的羞辱!

    钟山夏的意思已经是很明确了。

    给你面子,才找你要个交代。

    不给你面子,烛宗直接就灭了镇宗。

    怒!

    不仅仅是空星怒,就算是镇宗的弟子,也一个个义愤填膺,看着钟山夏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

    良久。

    空星看着下方的镇宗弟子,心中升起一阵无力感。

    “烛宗有何条件!”

    此话一出,他身上仿佛是卸了一口气。

    虚空中的其他强者见此,都是暗自摇头。

    可惜。

    好戏是看不成了。

    空星的服软在他们看来有些窝囊,但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诸天万族中。

    单单依靠一口气行事是不可能的,所谓的尊严,在种族面前也算不得什么。

    今日对方若是不答应,镇宗虽然不可能真的被灭,但下场也绝不会好过。

    相比于烛宗以及背后的钟山氏族而言。

    镇宗跟跂踵一族,全都太弱了。

    钟山夏说道“我烛宗也不逼迫于你,只需要你镇宗给出一块一源的日月神国碎片即可。”

    一源神国碎片。

    代表的就是蕴含了神国百分之一力量的碎片。

    源数越高,珍贵程度便是越大。

    听闻此话。

    空星脸色又是一变。

    一源的神国碎片,本身就是珍贵的很,而且对方更是要日月神王这个层次的神国碎片,珍贵程度便是更上一层。

    对于镇宗以及跂踵一族来说。

    此等级别的神国碎片,都是尤为重要的。

    毕竟。

    神国碎片,事关到神境晋升神王的成功率。

    然而——

    他想要拒绝,却没有任何办法。

    不给神国碎片,后续的话,只怕就不止是付出一枚一源日月神国碎片那么简单了。

    “好!”

    最终,空星点头。

    自储物戒指中,把一枚散发出强大气息的神国碎片,直接向着对方甩了过去。

    钟山夏伸手接住,将其收了起来。

    随即。

    他淡淡扫视了一眼镇宗的所有弟子,继而带着烛宗强者离去。

    期间。

    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

    在烛宗的强者离去时,原本虚空承压的那股可怖威势,都是消散一空。

    所有镇宗弟子浑身一松的同时,心中也是升起莫大的屈辱。

    被别的宗门如此欺压,他们却只能忍气吞声。

    此时。

    空星转身看向诸多镇宗弟子,面色平静的吓人。

    “尔等全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弱者的悲哀,若是我镇宗此刻乃是有神王坐镇的宗门,他烛宗岂能如何猖獗。

    说白了,他烛宗没有错,我镇宗陨落的神境也没有错,唯一的错,就在于我镇宗太弱了。

    今日的事情,希望尔等能够铭记于心,他日莫要再让此事重演!”

    说完。

    他身形消失在了原处。

    但是。

    所有镇宗弟子的脑海中,都是在回荡着空星方才的那一番话。

    是的。

    谁都没有错。

    唯一的错,就是镇宗太弱了。

    弱是原罪。

    若非镇宗太弱,今日烛宗岂敢如此欺压。

    “我要离开这里,不至神境绝不回归!”

    “闭关,百年内我定要晋升入圣巅峰!”

    “宗门内过于安逸了,谁要外出的,我等刚好一起——”

    许多镇宗弟子,忽然间都是斗志昂扬。

    既然弱是原罪,那就努力的变强。

    正如空星所言一样。

    今日的事情,他们都要记住,而且绝不能让事情重演。

    主殿里面。

    空星觉察到外界的变化,脸上露出些许宽慰的笑容。

    “希望此次,你等真的能够汲取教训吧!”

    镇宗过于安逸了,许多弟子都没有什么进取的心。

    此次烛宗逼迫上门,也算是让那些弟子都好好清醒一下。

    镇宗虽强。

    可也只是相对于一般的种族来说罢了。

    在那等氏族面前,镇宗没有半点话语权。

    不想被欺辱。

    那就只能变强。

    随后。

    空星的笑容又是收敛,重新变得冷漠了起来。

    “不过这次烛宗的事情,亦是让我镇宗跟跂踵一族颜面扫地,我作为镇宗宗主难辞其咎。

    没有神王坐镇,在诸天万族中终究是差了许多。

    原先还想再好好准备准备,但是现在,却是不能再等了!”

    神境强者。

    本身便是心高气傲。

    他能成为镇宗宗主,自然是非同一般。

    今日的事,对于镇宗弟子来说是种屈辱,对于他这个镇宗宗主来说,那是更大的屈辱。

    一念及此。

    空星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块篆刻有玄妙道文的黑色石头。

    随着石头的出现。

    主殿当中,空间顿时变得凝滞起来。

    玄妙莫测的气息,自石头中散发。

    ——

    “宗主,此次镇宗给了一枚一源日月神国碎片,算是作为镇宗神境偷袭我烛宗天才的赔礼!”

    烛宗主殿内,钟山夏把那枚神国碎片取出。

    话落。

    有长老眉头微蹙“一源日月神国碎片虽然珍贵,但只是收取一枚神国碎片,是否太便宜了镇宗。

    我可是听闻,镇宗手中是有一块承载物的,为何不把那承载物拿到手?”

    “夏长老的做法是对的。”

    钟山东玄缓缓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

    “承载物算是镇宗最后的根基以及希望,我烛宗要是强取承载物,他镇宗只怕会跟我烛宗鱼死网破。

    虽然一个镇宗不算什么,但是,盯着镇宗承载物的势力却有不少。

    此事乃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必要为了一件承载物,将我烛宗置于不利。”

    别看烛宗很强。

    但是。

    亘古大陆中,不比烛宗弱,甚至比烛宗强的势力都有许多,盯着镇宗的势力有,盯着烛宗的势力也一样有。

    神境偷袭的乃是一件小事,其他势力未必会插手什么。

    可要是牵扯到承载物的话,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所以。

    钟山夏的做法,在钟山东玄看来,便是恰到好处了。

    “但那块承载物留在镇宗的手上,他日若是有神境借此机会晋升神王,对我烛宗可是不利!”

    那位长老依旧有些担忧。

    钟山东玄面色平静“一个刚刚晋升的神王,还没有到威胁我烛宗的程度,再说了,就算是有承载物又能如何,神王突破凶险至极。

    不说别的,单是千年以来突破失败的神境又有多少。

    镇宗哪怕执掌有一块承载物,是否能有神王出世,那还是两回事。”

    闻言。

    那位长老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

    的确。

    一位刚刚突破的神王,虽然不容小觑,但对于烛宗而言,威胁并没有多大。

    再说了。

    神王也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如果有承载物就能突破的话,那么现在诸天万族中神王的数量,少说也得翻上一两倍才行,而不会只是像现在这样。

    另一边。

    钟山东玄继续开口“就算是镇宗有神王出世,他也不会对我烛宗有什么动作,此时虽然是打了镇宗以及背后跂踵一族的脸面。

    但是脸面跟种族存亡相比,孰轻孰重尚能分清。

    镇宗的事情,尔等就不用再理会那么多了,若是镇宗真不识好歹,那我烛宗灭了就是。”

    在他的话语中,镇宗便好像随手可灭的存在一样。

    但是。

    主殿里面,没有谁露出怪异的神色,反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灭掉一个没有神王坐镇的宗门,他们烛宗有这个本事。

    停顿了一会。

    钟山东玄接着说道“这枚一源日月神国碎片,你便拿去仇峰给钟山仇吧!”

    “宗主,钟山仇本身已有一块日月神国碎片,若是再给他的话,无疑是浪费了!”

    话音刚落,就有长老出言阻拦。

    旋即。

    又有别的长老开口。

    “不错,日月神国碎片哪怕只是一源的,也是尤为重要,如果他是神境七重以上倒也罢了,如今只是神境三重,拥有太多的神国碎片没有必要。”

    “依我看——”

    许多长老这个时候都是坐不住了。

    刚开始的时候,沈长青的那枚神国碎片,他们没有出言争夺,是因为那枚神国碎片乃是对方自己得到的,出言抢夺没有任何意义。

    可这枚神国碎片不同。

    一枚神国碎片,特别是日月神国的碎片,对于所有神境来说,都是尤为重要。

    纵然是烛宗。

    像是此等级别的神国碎片,都是稀少的很。

    钟山东玄开口,威严的声音不容拒绝。

    “此日月神国碎片是镇宗给出的赔偿,赔偿的原因乃是镇宗神境偷袭我烛宗天才,此枚神国碎片给他并没有什么问题。

    好了,尔等也不用再说什么。

    如今死亡禁区有日月神王陨落,尔等真要神国碎片,不若直接进入死亡禁区寻找,若是机缘不错,相信也能有些收获。”

    闻言。

    所有长老都是闭口不言。

    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死亡禁区真有神国碎片存在,他们也不可能这个时候进去。

    死亡潮汐尚未衰退,那是能让神王都为之陨落的可怖灾劫,若是神境碰到,活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日月神国碎片虽然珍贵。

    但是相比于自身性命的话,那就算不得什么了。

    所以。

    在钟山东玄提及死亡禁区时,这些长老都是放弃了得到日月神国碎片的念头。

    随后。

    他看向钟山夏。

    “夏长老,就劳烦你把神国碎片给他带过去了。”

    “小事而已。”

    钟山夏面色平静,在其他长老眼馋神国碎片的时候,他由始至终都没有出言,也没有表露出对神国碎片的渴望。

    仿佛在其眼中,日月神国碎片,只是稀松平常的东西。

    ——

    仇峰。

    有相当于天人前五重的蕴魂境杂役弟子守山,看到眼前突兀出现的人时,先是微微一怔,紧接着就是脸色大变。

    “弟子见过夏长老!”

    钟山夏!

    烛宗长老之一。

    能成为烛宗的弟子,对于烛宗长老岂会陌生。

    钟山夏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钟山仇如今何在?”

    “峰主正在闭关,夏长老若是来找峰主的话,弟子马上通禀!”

    “嗯。”

    钟山夏微微颔首。

    他也没有强闯仇峰的意思。

    闻言。

    那名杂役弟子当即捏碎了一块玉符。

    没多久。

    崔伏飞快的从上面下来。

    “夏长老亲临,还请上山稍坐片刻,峰主很快就会出关。”

    一位长老亲临,他也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如果说。

    作为峰主的钟山仇,能一言决定他们生死的话,那么眼前这位甚至于能够决定他们背后种族的存亡。

    当然了。

    入烛宗的生灵中,有的种族尚在,有的种族已经消亡的差不多。

    但不管如何,都能从侧面中表明,钟山夏的地位是有多高。

    主殿中。

    沈长青正在汲取灵气开辟秘藏。

    在海量灵气的蕴养下,气血沸腾不休,每当力量凝聚到顶峰的时候,就会向肉身中的一个秘藏冲击而去。

    但是。

    每一次冲击,虽然使得秘藏震动,却没能真正的开辟成功。

    不过。

    他也没有气馁。

    一次不成功,那就两次、三次……

    秘藏开辟,向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漫长的水磨功夫。

    几天时间中。

    沈长青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冲击了多少次秘藏。

    每当一次冲击失败时,气血就会枯竭几分,需要重新汲取灵气,使得气血恢复到原先的巅峰,然后再行操控气血冲撞。

    忽然。

    储物戒指中的玉符微微震动。

    他不由从修炼状态中退出,然后自储物戒指中把玉符取出,读取里面的信息。

    值得一说的是。

    传讯玉符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直接捏碎的一次性玉符,第二种便是这等可持续使用的玉符。

    前者速度更快,适合紧急的事情,或者是远距离传输。

    后者速度较慢,适合短距离传输。

    “钟山夏?”

    得到内里的讯息,沈长青眉头微蹙。

    对于这个名字,在钟山仇的记忆中,并不算多么陌生。

    这位乃是烛宗的长老,好像实力也是颇强。

    但具体处于哪一个层面,在记忆中就没有相关的体现了。

    这个时候。

    有烛宗长老登门造访,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自己作为烛宗弟子,也断然没有闭门不见的道理。

    想到这。

    沈长青收好东西,整理了一下衣衫,便是推开殿门走了出去。

    殿外。

    崔伏恭候在那里。

    见到自家峰主出来,便是低声说道“夏长老已经是在偏殿等候了,峰主还是快些过去吧!”

    “嗯。”

    沈长青颔首,转身向着偏殿走去。

    仇峰上的殿宇坐落相隔都不是很远,几个呼吸,他就进入了偏殿当中,同时平静的脸色换上了淡淡笑容。

    “夏长老亲临,弟子未能相迎,希望长老不要见怪!”

    “不用多礼。”

    钟山夏神色平静,他念头一动,就把神国碎片取了出来。

    “我此次前来乃是奉宗主的命令,把这块一源的日月神国碎片交给你。”

    “一源日月神国碎片?”

    沈长青脸色一怔。

    一源是什么意思,他自然是清楚的。

    原先钟山仇得到的那枚日月神国碎片,其实就是一源的级别。

    但是。

    真正让其想不明白的是,无端端的,为什么钟山东玄要给自己一枚日月神国碎片。

    看到了对方的疑惑。

    钟山夏脸色虽然依旧平静,但也是多解释了一句。

    “此日月神国碎片,乃是镇宗的赔礼,宗主曾言,镇宗神境偷袭于你,此赔礼自然是你的东西,好了,神国碎片给你,其他的事情便是跟我无关。”

    说完。

    他放下神国碎片以后,就直接跨步离去。

    沈长青看着对方雷厉风行的样子,想要再问些什么,却也没能开口。

    拿起桌面上的神国碎片,他的神情古怪。

    镇宗的赔礼?

    镇宗是什么势力,沈长青从钟山仇的记忆中也是清楚,那是跂踵一族在亘古大陆立下的宗门。

    只是——

    跂踵一族的那位神境,虽然是在死亡禁区中偷袭了钟山仇,可对方并没有得逞,不止如此,还被钟山仇用天赋神通斩杀。

    说起来。

    此事真正吃亏的,不是钟山仇,而是那个陨落的神境。

    然而。

    这种情况下,镇宗竟然还会给一枚日月神国碎片作为赔礼,这里面的门道,那就值得深思了。

    “崔伏!”

    “属下在!”

    “镇宗那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有得到消息?”

    沈长青看向对方,直言问道。

    这位既是仇峰的管事,也是仇峰对外情况掌控的负责人,以往钟山仇闭关结束以后,都是从这位口中了解闭关时期发生的一些大事。

    闻言。

    崔伏面色疑惑。

    “近来镇宗好像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峰主若是想要知晓的话,属下便再去打听打听!”

    “嗯,去打探一下,我宗跟镇宗这几天发生了些什么,得到消息以后,第一时间来告诉我。”

    沈长青挥了挥手,让对方退了下去。

    随后。

    他重新看向手中的神国碎片。

    算是原有的一枚神国碎片,现在自己手上就算是有两枚一源日月神国碎片了。

    尽管现在自身用不上。

    但要是用在别的方面,能够发挥出不小的作用。

    。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人族镇守使》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