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网游小说 » 绑定恶魔后我成神了最新章节列表 » 《绑定恶魔后我成神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绑定恶魔后我成神了》正文 第2章 第 2 章

文/咕彦
    .

    >

    第二章

    七分钟之后,裴望舒抱着琴盒坐到床边,打开保温杯,倒了口水压惊。

    房间的油灯被点燃了,一簇温暖的光将屋子照的昏昏。

    路德维希吹着没听过的调子,站在一张等身穿衣镜前,把上衣脱掉观察自己的后背。

    十三四岁的男孩,身材纤细尚未发育,在裴望舒眼里根本没有任何看头,故而他发呆思考的时候,视线发散地看向前方,并未特意避开对方。

    一个正常成年人,压根不会觉得同性小孩的身体有什么特殊含义。

    裴望舒只是在不停回想路德维希刚才掰着手指忧心忡忡跟自己分析的事情:第一,他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恶魔,正义的使者正在追杀他,本来他能对付对方,但现在因为跟裴望舒签订了奇怪的契约,导致非特殊情况下,他体内能调动的能量会必然弱于裴望舒。

    也就是说,非特殊情况下,裴望舒和路德维希是两只肩并肩的小弱鸡。

    之前发生的事情实在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对方说自己是恶魔,裴望舒心里竟有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想法。恶魔好像很可怕,但路德维希相貌可爱,到现在也没有真的伤害过自己,因此带给裴望舒的感觉并没有那么恐怖。

    但别的裴望舒不是很信,非特殊情况是什么情况?他方才抱着自己跑得飞快,而且力气大的吓人,难道这也叫弱?

    听到裴望舒的反驳,路德维希奇奇怪怪地笑了:“身为恶魔本身的力气与速度就要比人类强,更何况刚才的情况,就是我说的特殊情况。”

    他自我介绍:路德维希是以激烈的情感、堕落的灵魂以及浓烈的欲望为食的恶魔,他的力量全部来自于此。但因为与裴望舒的契约,导致他吃再多食物,能发挥出的力量也要受限于裴望舒。

    简而言之,他不能吃掉裴望舒的灵魂,因为裴望舒死了他也会死,他只能以裴望舒的情绪与欲望为力量源泉和翘板。裴望舒的情绪越激烈,欲望越浓重,路德维希从中汲取到的力量就越强,并能撬动自己本身的力量。当裴望舒心情平静下去之后,路德维希就会再次变成一个只拥有最基础力量的弱鸡。

    路德维希指责道:“都是因为你太弱了,所以我也这么弱!”

    针对这一点裴望舒没有反驳,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感受着下面的跳动,忍不住露出一抹带着淡淡苦涩的笑。

    他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从小体弱多病,全身器官都比常人衰弱,尤其心脏问题最为严重偏偏还找不出具体病因的倒霉蛋,哪来的力量可言?从小到大,裴望舒不能剧烈运动,不能大喜大悲,甚至没有熬过一次夜。就这种情况,想要满足路德维希获得力量的需求,简直是天方夜谭。

    况且猝不及防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裴望舒只带了保温杯和小提琴,自己用以维生的那些药一瓶都没带过来,还不知道能活几天呢。

    不过话说回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明明发生了这么多惊险刺激的事情,他竟然没有像以前那样心脏绞痛,倒是……有点意外之喜。

    正感受着心脏健康的跳动,周围暖黄的灯光便被靠近的人搅碎了,路德维希转身到他面前,手里拎着两件衣服:“之前的破掉了,为我选一件。”

    简直是个臭美的小屁孩……裴望舒伸手指向荷叶袖白衬衫与深蓝色小马甲的那一套。

    路德维希随手丢开另一套,金色的眼睛闪着蒙蒙的细碎的雾气,他咬了咬娇艳欲滴的唇,笑容忽然带上了某种媚俗的让裴望舒感觉很不舒服的含义。

    “你对这样的我没感觉吗?”

    裴望舒微微蹙眉:“我应该有什么感觉?”

    路德维希张开手臂缓缓穿上新衣,他迈着猫一样的步子,一边不急不慢地由下而上扣扣子,一边哼着曲子靠近裴望舒。

    裴望舒看向他的眼神越来越冷,恶魔故作天真地笑道:“你不喜欢这样?嗯,还有点害怕?”

    裴望舒忍无可忍,他侧首不去看这个小孩模样的恶魔:“你们恶魔都这么早熟?别这样,不好。”

    “早熟?”路德维希摸摸下巴,笑的越发富有深意,“可是很多人类大人就喜欢我现在的样子,难道阿裴更喜欢成熟一点的?”

    话题忽然扯到了自己喜欢什么类型这件事上面,裴望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以前没有认真想过这种事。但不管怎么样,至少身体和灵魂都要成熟,他绝不会喜欢一个小孩!

    跟才认识没多久的人聊这种话题,裴望舒感觉怪极了,他怀疑是不是自己误会了路德维希的意思,但他刚才的言行举止确实带着一种刻意诱惑的感觉。

    裴望舒反问道:“为什么关注这个问题?”

    路德维希没有回答,他忽然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唇角,整个人的状态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在他背后,卧室的门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发出细微的声音,一个中年男人满含欲念的激动声音响了起来,只听了一耳朵,就让裴望舒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宝贝,我的小宝贝……爸爸看到你的灯亮了,这么晚怎么还没睡,是不是在等爸爸?”

    裴望舒越听眉头拧得越厉害,当那个身材矮胖的棕发中年男性钻进来的时候,他更是发现对方脸上充满了龌.龊下流的□□。

    他是路德维希的爸爸?对,这里好像是路德维希的家,可他不是恶魔吗,难道这人也是恶魔?

    你们恶魔……都这么那个什么的吗?!

    裴望舒一时无法克制自己的心情,既觉得恶心又有些惊恐,但长久以来的习惯还是让他保持住了面色的淡定,只是看向路德维希的时候眼神颇为凝重。

    自称是路德维希爸爸的男人反手带上了门,一抬头看到坐在床上的裴望舒,忍不住愣了。

    这个完全陌生的黑发青年,有些与托恩王国人民截然不同的面容风格。他苍白脆弱,带着一种神秘宁静的古典美,他的五官柔和精致,眼睛深邃又清澈,让人想起密林深处的月下铃兰,高雅清幽。

    这是一个很吸引人的青年,他实在太特殊了,特殊到让人看一眼便无法遗忘忽视,因此既让人好奇又让人恐惧。

    中年男人忍不住惊疑出声:“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他的声音很高,再嚷嚷两句,估计整个别墅里的人都会被他吵醒。

    裴望舒道:“我是路德维希的朋友。”

    中年男人急忙走近路德维希,用一种十分诡异的态度询问道:“宝贝,他说的是真的吗?”

    路德维希转了转手中的刀叉,猛地转过身去对中年男人扬起高兴的笑容:“当然是真的啦!”

    于是在得到这个答案后,中年男人瞬间愤怒了,他忍不住高声抱怨:“我把你捡回家,不是为了让你悄悄私会别的男人!来人,来人啊,快把他赶出去!”

    裴望舒越看越心惊,他能看出来这个中年男人正在嫉妒着自己,他蔑视路德维希,并包含了事情超出掌握的愤怒。中年男人话中的含义太多了,裴望舒发现事情并非自己一开始想的那样,他决定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等待路德维希揭开最终的真相。

    路德维希没有让裴望舒等太久,在听到中年男人的怒斥后,便忍不住夸张地大笑,一直笑得弯下了腰。

    这种态度无疑激怒了中年男人,让他瞬间变成了不理智的野兽,他竟然伸出手想要对路德维希施暴!

    回荡在整个屋子里的诡异笑声戛然而止,路德维希直起身,右手精准上扬,握着的叉子竟一下穿透了中年男人的掌心。

    一阵凄厉的惨叫从中年男人口中发出,他红了眼,然后被路德维希踹翻在地,并踩住了胸口。

    过于肥胖的体型让中年男人看起来像只翻了壳的乌龟,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从路德维希的脚下挣脱。

    路德维希一边用鞋跟碾着男人的胸骨,迫使对方发出痛苦的的呼喊,一边倾下身笑问:“知道为什么选你吗?因为我最喜欢邪恶又堕落的灵魂了,尤其是掺杂了懦弱自卑又自负等多种复杂味道的最有滋味儿。别不高兴,你喜欢在孩童面前放纵暴虐的欲望,通过折磨弱者来满足自己渴望的力量感和征服欲,虽然我的需求没你这么复杂,但我和你的爱好从另一个方面看还蛮接近,嘶……”

    路德维希高兴地跳到中年男人的胸口上踩了两下,在听到骨骼破碎的声音后忽然蹲下来,手中餐刀刷地割开男人的喉咙,让滚烫的鲜血伴随气管破裂形成的泡沫一同淌到华贵地毯上。

    男人瞬间抽搐起来,他无法再发出刺耳的嚎叫,只能发出沙哑的嗬嗬声,他惊悚地瞪着眼睛奋力挣扎,几乎把眼眶都瞪碎裂,却怎么都无法从路德维希脚下逃脱。

    房间另一边的裴望舒身体瞬间紧绷,手指紧紧抓着琴盒的把手,他发现自己之前对恶魔的认知根本没有到位!

    恶魔的嘴巴咧出一个夸张的笑容,充满毫不掩饰的贪婪。他握着刀叉,在绝望的男人身上切来割去,像玩过家家酒一样哼着小调假装自己正在烹饪。他一边残忍地折磨着对方,一边用欢快的语气说道:

    “加很多发现猎物超脱掌控后的恐惧后悔,撒一些身体受到折磨产生的痛苦绝望,这些都会让你变得更加美味,很好,真棒……是道合格的大餐啦!”

    说罢,路德维希兴冲冲地用叉子在男人脑门一划,插出来一团深色的污秽灵魂,他张开嘴巴,啊呜一声吞入口中。

    被恶魔残忍折磨的中年男人已经变成了惨不忍睹的血人,裴望舒紧紧抿着唇没有再看过去,只怕多看一眼自己就忍不住吐出来。

    来到陌生的世界不到一个小时,他就见到了两个死人,第一个离得很远又穿着黑袍,当时事态仓促他什么都没看清楚,因此也没什么实感。而现在那男人就倒在同一个房间里,浓重的血腥味儿强势地钻入裴望舒鼻腔,让他根本无法忽视!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轻易的死掉了,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即使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恶魔轻飘飘就能把人杀死的力量还是让裴望舒感到一阵悚然。这就是恶魔的力量,在路德维希面前,普通人就像树叶一样可以轻易撕碎。

    裴望舒闭眼垂首,努力调整呼吸将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他听到路德维希踩过浸满鲜血的地毯发出咕叽的声音,他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路德维希说:“诶呀,都怪他突然闯进来打扰,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对了,阿裴问我为什么关注这个问题!”

    裴望舒不是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些许平静,直接转移话题:“这人是谁?”

    路德维希舔舔餐刀上沾着的血迹,跳到裴望舒身边坐着,裴望舒差点脱口而出“别过来”,长久的惯性忍耐让他没有说出口,只是默不作声拉开了一点距离。

    漂亮的小恶魔用干净的床单擦拭餐具,一边擦一边热情地介绍:“是我现在这个身份名义上的父亲,你知道的,□□徒总喜欢抓清白无辜的小孩当祭品,可不喜欢抓一只恶魔,所以我要弄一个假身份才能混进祭祀现场。”

    原来如此,看来那个□□以为自己捡到了个可以随意欺负的普通小孩,却不知对方是恶魔假扮的。

    想到刚才路德维希从男人身体里抓出来的光团,裴望舒又问:“你刚才吃掉了他的灵魂?”

    路德维希连连鼓掌:“阿裴真聪明!”

    裴望舒默然,不知道路德维希夸什么,他有些好奇:“我以为有契约在身,你没办法吃别人的情感与灵魂。”

    “当然可以,不过从别人那获取的吃下去后就会受到契约限制,只有阿裴身上的才能为我所用。”

    裴望舒大概明白了,这就相当于一个支付账号,可以无限往里存钱,但不能随便取出来用,想用的话得有支付密码——裴望舒就是那个密码。

    裴望舒揉了揉眉心,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路德维希忽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臂膀。

    人类瞬间僵硬,情不自禁地紧张起来,紧紧贴着的魔鬼冰冷柔软如蛇,他身上布满另一个人的血迹,仍未干涸的散发着浓重血腥气。

    “阿裴心情调节的真快,多亏刚才阿裴感到十分憎恶与恐惧,我才能布置结界不让这里的声音传出去。可是现在没有啦……要是阿裴能一直源源不断地提供力量就好了。”

    恶魔的低语越发甜腻,仿佛说的是什么轻松的甜言蜜语般:“阿裴怕了吗,害怕自己会堕落,然后被我吃掉吗?”

    裴望舒试图将路德维希的手指掰开,但对方就算不加特殊力量,单纯的力气也比自己大,这辈子就没在跟同龄人的掰手腕比赛中赢过的裴望舒果断放弃了。

    他只好偏偏身子,低声道:“你说过我们之间有契约,我死了你也会死。”

    “对,没错!”路德维希将头靠到了裴望舒肩膀上,赞同地说道,“所以我暂时不会杀掉阿裴,只是阿裴再坏一点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一直产出足量的邪恶欲.望提供给我啦。”

    说着说着,路德维希又笑了起来:“阿裴跟那个罗、罗什么……地上那个人的癖好不一样,不喜欢我现在的形态?没关系,我还有其他形态!”

    说完路德维希打了个响指,刷的一下,裴望舒眼前一花,紧接着压在肩上的重量变沉,他差点没支撑住跌倒。

    裴望舒错愕抬头,发现倚靠着自己的人刚才还是个娇小正太,现在已然变成了个高挑美艳的成熟男人。

    |各种黑科技软件,破解软件,好玩的软件,尽在微信公众号:;有你想要的一切。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绑定恶魔后我成神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