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女频小说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梦回十里洋场》正文 121、二更

文/蔚空
    这晚之后,两个人都没再提过死字,不管是谢煊的不怕,还是采薇的先知,这个话题始终令人心情沉重。

    到了岁末,在国会、高校、民众请愿团等各方推戴下,确定君主立宪制,登基已成定局。只不过有人推戴,自然就有人反对,南方反对的声音尤为盛大。而上海虽是在谢珺的掌控中的,但租界各国同样对复辟保持观望态度,对于租界内的舆论不似之前那样严苛,报纸杂志的管制比从前放松了许多。

    谢煊和霍督军趁机将谢珺作恶的证据发给各大报馆,将其罪行公之于众。虽然他通过所掌控的华界报刊,声明一切都是污蔑。但面对铁板钉钉的证据,民众自然有分辨能力。

    一个杀兄弑父走私鸦片的镇守使,名声和威望一落千丈,连租界的洋大人也开始与其保持距离。

    北京那边压力自然很大,要登基就得要民意,既要谢珺的支持,又不愿被他的名声所拖累,于是派遣了一个新的沪海道尹,分走了他在上海的一半的政经大权。算是暂时保住谢珺的职位,又能平息一点民意。

    只不过他手握十万大军,哪怕引起上海群愤,一时也没人能动得了他。但日子肯定是很不好过了。

    谢珺那边不好过,南京这边自然就好过许多。

    这日谢煊去了督军府,采薇收集了好几份外地过来的报纸,正坐在偌大的客厅仔细读。佣人跑来道:“三少奶奶,外头有位自称谢家四少爷的公子求见。”

    “四少爷?”采薇手中的报纸差点没掉在地上。谢家四少爷?她一时惊愕不已,赶紧丢开报纸,飞快跑到门口。

    出门一看,站在门口汉白玉石台阶上的年轻公子,不是青竹还能是谁?

    前年一别,已近两年,面前的男子,早不似从前的少年模样,身子高了,肩膀宽了,脸上的轮廓也变得分明,穿着一件卡其色风衣,分明是一个英俊挺拔的青年。

    “青竹?”采薇睁大眼睛惊喜叫道。

    青竹眉头一挑:“还是这样没大没小。”

    采薇笑嘻嘻改口:“四哥。”

    青竹满意地点头,上前一步,双手握住他的肩膀:“这么久没见,让四哥看看你有没有长变?”

    虽然她来到这个世界,与这位便宜哥哥相处不多,但血缘的奇妙,没有减少原本采薇对青竹的亲近。这两年要说多想念他,倒也不至于,但久别重逢,确实让人欢喜。

    青竹歪着头道:“长大了不少,也好看了不少,真是便宜谢三那混账玩意儿了。”

    采薇失笑:“你也好意思说人家。”

    青竹扯扯嘴角:“我以前是年少不懂事,在日本这两年,我可是一点事儿都没惹,连钱都没乱花。”

    他这话倒没说假,采薇从江鹤年那里听过。她想起正事:“你怎么在这里?”

    青竹道:“我一回家听说你在南京,就赶过来了。”

    “你一个人?”

    青竹点头:“小顺刚回来,我让他歇着了。”

    “胡闹!你一个人来这边,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青竹不以为意道:“我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

    采薇有点受不了曾经的纨绔少年,如今以大男人自居,笑着拉他进屋:“行了,先进来喝杯水。”

    青竹笑嘻嘻跟着她进屋,左顾右盼道:“这宅子还不错,我还担心你跟着谢三在南京受苦呢。”

    采薇道:“我能受什么苦?”

    青竹说:“毕竟谢三今时不同往日。”

    采薇转头瞪了他一眼:“你别一口一个谢三的,人家好歹是你妹夫。”

    青竹一听反倒乐了:“是哦,他是我妹夫。”说着又问,“对了,我妹夫人呢?”

    采薇觉得自己不该提醒“妹夫”二字的,想到年长几岁的谢煊按礼数,得喊青竹一声四哥,她就有点无语。

    “他去了督军府,过会儿就回来。”

    她让佣人给青竹倒了水,又安排厨房去做饭。这偌大的宅子,如今也就两个佣人一个厨子,着实冷清得狠。

    青竹坐下喝了两口茶,也看了出来,撇撇嘴道:“谢煊如今这么落魄了么?”顿了顿,面露愧疚,叹了口气,“若不是我当年惹事,你也不会嫁进谢家,哥哥对不起你。”

    采薇笑说:“谢煊没你想得这么糟,我也没过得不好。这宅子里就我和他两个人,自然不需要多少佣人。”

    青竹斜乜着眼睛打量她,确定她不是在安慰自己,才稍稍放心。又问:“他当真对你不错?”

    采薇点头:“我骗你作何?”

    青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采薇想了想问:“你这次回来是休假么?准备待多久?什么时候回日本?”

    青竹脸上拂过一丝不自然,道:“课业繁多,待不了太久。”

    采薇道:“那你该在家多陪陪爸爸和妈妈他们,不该马上来南京的。”

    青竹闻言不干了,叫嚷道:“你有没有良心?我担心你,怕你一个人在这边受欺负,才赶紧跑过来的。你要不欢迎我,我马上就走。”

    采薇噗嗤笑出声:“谁刚刚说自己懂事了的?我看你这少爷脾气一点没改。”

    青竹哼哼唧唧道:“谁让你没良心的。”

    “行了,你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两人正说着,大门口有人进来,谢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说讲四哥来了,谢某回来迟了些,还望四哥别介意。”

    话音落,他人已经站在客厅门口,嘴角勾着一丝调侃的笑意。

    青竹闻言,哐当一声将茶杯重重放在红木桌上,蹭的站起身,横眉竖眼道:“谢三,你看看你让我妹妹给你过的什么日子?”

    谢煊上前一脸谦虚抱拳道:“四哥说得对,采薇确实跟着我受苦了,一切都是我的错。”

    这回轮到青竹愣住了,他离开上海时,每次见到谢煊,这人都一副将他当做小孩,鼻孔朝天的傲慢样子,一点没将他这个舅哥放在眼中,还把他教训了两次。一次害他变成落汤狗,一次摔得屁股开花,虽然是他技不如人,但也着实没给他留情面。

    现下这人却如此做低伏小,他简直震惊了,回过神来,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爽快,赶紧打蛇随棍上摆起舅哥的谱来,双手抱臂,昂着头道:“你知道就好,你们俩已经登报离婚了的,要不是我们江家有情有义,做事没那么绝,我现在就把人带走。”

    谢煊好声好气道:“四哥说的是。”

    青竹哼了一声道:“还算你识相。”

    采薇有些无语的抚了抚额:“差不多得了,厨房应该快准备好了,咱们去吃饭。”

    谢煊轻笑,走上前伸手揽住青竹的肩膀,歪头看他:“臭小子好像长高了。”

    “你叫谁小子呢?我是你四哥,还讲不讲礼数啦?”青竹不满叫道。

    谢煊只是笑。

    青竹哇哇怪叫,到底没用力挣脱他的手臂。

    平日里只有两个人吃饭,不免冷清,如今多了一个聒噪的江四少,到真是热闹了不少。青竹坐了一晚的火车,没怎么吃好,南京这边是吃食又与上海不大相同,吃得肚子撑了才放筷子。

    这人虽然比从前看着成熟不少,但不搞点事情,那就不叫江四少。他见谢煊慢条斯理吃完放下筷子,伸伸胳膊道:“妹夫,我妹妹没嫁给你之前,你可是让我吃了两次苦头。当初我技不如人,认了。但这口气我可一直没咽下,今日我非得一雪前耻。”

    采薇嘴角抽搐了下,有些无语地看向他:“你都多大人了,还胡闹?”

    青竹伸出一根手指头老神在在地朝她摆了摆:“妹妹,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不要管。”

    还来劲儿了?采薇瞪他一眼,又看向谢煊。

    谢煊朝她摊摊手,笑说道:“没事,我陪青竹练练,就当消消食。”

    青竹咧嘴一笑:“妹妹你放心,我们就点到为止,不会受伤的。”

    采薇看到他这模样,不禁想起前年,他自不量力找谢煊挑事,最后打不过人家,失声大哭的样子。那时候不过十八岁,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郎。如今虽然仍旧还有青涩之气未脱,却明显已经长大了许多。

    此后世道还要乱上几十年,不知这个少年,会有什么样的际遇,惟愿健康平安就好。

    思忖间,两人已经到了厅前小院。

    青竹脱了风衣,撸起衬衣袖子,抻抻脖子,笑嘻嘻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咱们别了快两年,就让你瞧瞧我江家四公子的厉害。”

    采薇对他这嘚瑟劲儿直翻白眼,倒是谢煊云淡风轻地笑着点头:“好啊。”

    青竹双眼一亮,大喝一声,朝谢煊冲了过去。采薇正要不忍直视般捂眼,却见谢煊虽然轻松避开了青竹的攻击,却在准备握住对方的肩膀,将其摔倒在地时,竟被青竹一个转身避开,只趔趄了一下,又稳稳站住。

    不只是采薇,就是谢煊也面露惊讶,捏捏拳头,笑道:“小子,可以啊!这两年在日本长进不少。”

    青竹得意一笑,        再次摆好阵势朝他攻上去。虽然叫一声四哥,但谢煊哪能真把个小了自己几岁的孩子当哥哥,担心弄伤他,自是不会完全放开。这样一来,两人竟然一口气过了几招,青竹还好好站着,不像从前两三下就被摔得个屁滚尿流。

    几个回合下来,青竹也看出谢煊是在让他,不满叫嚷道:“谢三,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抱臂站在门槛边的采薇笑说:“谢煊,你别太让着他,免得他嘚瑟。”

    青竹嘿了一声,转头朝她道:“有你这么对哥哥的吗?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我看一点不假。”

    谢煊笑说:“你这样说妹妹,我可不干了。再来!”

    青竹抹了把头上的细汗,大吼一声,朝他冲过去。

    谢煊眼睛微眯,这小孩子蛮力不小,但技巧着实粗糙,他瞅准他脚下的漏洞,在他靠近自己时,微微侧身,迅速一个扫踢,虽然刻意控制了力度,但足以让青竹摔倒在地,然后迅速上前,将人跪压在身下,锁死脖子让其动弹不得。

    被制伏的青竹嗷嗷叫着用力挣扎,但挣了个脸红脖子粗,也没撼动半分,最后只得趴在地上垂头丧气地认输。

    谢煊笑着揉了把他的头,起身将他顺势拉起来:“没事吧?”

    青竹耷拉着脑袋,感叹道:“妹夫老当益壮,我甘拜下风。”

    谢煊:“……”然后没好气地拍了他一巴掌,“臭小子,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我就比你大几岁。”

    采薇看两人这样毫无芥蒂的说笑,心里不免如释重负。

    谢煊想到什么似的,揽过青竹,道:“我下午没什么重要的事,和采薇带你去逛逛金陵城。”

    青竹却并不感兴趣,摇摇头道:“我又不是没来过南京,没什么好逛的。我就是来看看妹妹,和她说说话就好了。”

    谢煊道:“那也行,你今天就在家休息,明天咱们再出去玩。对了,你打算在南京待多久?”

    “四五天吧。”青竹随口道,说着神色莫测地又补充一句,“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管我。我要觉得无聊,也可以自己出去溜达溜达。”

    谢煊笑:“那也行。”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梦回十里洋场》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