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女频小说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梦回十里洋场》正文 125、更新

文/蔚空
    谢珺从容淡定的表情,终于浮上一丝崩裂,继而自嘲般轻笑了笑道:“你说得对,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我会尽量去弥补这个错误。”

    采薇道:“二少,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杀了谢煊又能如何?你做的那些事如今众人皆知,总统登基后,为了民意,他不可能再重用你,鸟尽弓藏,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况且,复辟倒行逆施,终不会长久。你很快就会知道自己站错了队伍。”

    谢珺不以为意地笑道:“我当然知道复辟不能长久,如今南方各地将领已经准备起义,迟早要打起来。”

    采薇皱眉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听令暗杀蔡将军他们?”

    谢珺看着她,默了片刻,淡笑道:“事已至此,我也不用再隐瞒你。如今这局势,复辟必然就是场闹剧。对我来说,暗杀蔡将军是为了给复辟的失败再添一把火,让总统更失民意,加速他的倒台。而他一倒,短时期内根本找不出一个足以服众的继任者,地方的将领谁都不会再听命于谁,谁都有机会逐鹿,包括我。至于没有军队的革命党,完全不值一提。”

    采薇大惊,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原来他的野心,从来不是当一个被重用的心腹,而是拥兵自重称霸一方,甚至更大。但旋即想到他一直走私鸦片,也就不足为奇了,想必是为了筹措军资养兵打仗。

    惊愕之后,她又笑了:“二少,我知道你有本事,不过要做乱世枭雄,可能没那么容易。”

    谢珺笑道:“从十几岁开始,我就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不归路,能一步步走到现在,我已经很庆幸,所以做好了随时可能丧命的准备。”

    采薇看着眼前不疾不徐说着这话的男人,这忽然想起他说过的,他十三岁前,原本在田庄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理想也不过是认真读书考个功名。

    而逐渐膨胀的野心和**,终于是让这个人彻底丧失了本心。

    她摇摇头,道:“你会后悔的。”

    谢珺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这辈子只后悔一件事,那就是当初弄错了你的身份。不过也不重要了,我如今无非是两条路,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若是有幸成功,我必然会去弥补这个错误,光明正大娶你进门。”

    采薇听他堂而皇之地说出这话,心惊之余,又不免哭笑不得,本想说“不管你成不成功,我都不会嫁给你”,但想了想还是只言简意赅淡淡道了句:“你不会成功的。”

    谢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温文尔雅朝她抱拳行了个礼:“那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采薇暗暗舒了口气,待他转身,自己也回身继续往芳华苑走。刚刚走到月洞门边,江鹤年追了过来,拉着他,不太放心地问道:“二少同你说了什么?”

    采薇摇头:“随便说了几句。”

    江鹤年叹道:“想到这样温润如玉的才俊公子,竟然杀了那么多人,连亲爹亲哥都不放过,我这心里就发毛。偏偏碍于他在上海的势力,也不好贸然和他断了关系,还得在他面前说谢三的不是。”

    采薇道:“爸爸没事的,你做得很对。咱们做买卖的家庭,本来就不该掺和太多时政的东西,明哲保身就好。”

    江鹤年皱眉若有所思,道:“我总觉得谢珺对你不安好心,而且还可能拿你要挟季明。不过他如今处境艰难,不敢明目张胆对你如何,只可能背后做点小动作,不管怎样,你最近还是不要随便出门。”

    采薇心说江老爷看得还听明白,笑着点头:“嗯,我明白。”

    江鹤年又问:“对了,谢三那边怎么样了?你们这样也不是办法。”

    采薇道:“霍督军和他是一条战线的,他在南京很安全。等我在家里陪爸爸住一段时日,他会安排我再回南京。”

    “行吧!”江鹤年有点悻悻地挥挥手,“本来想骂他几句,但想他原本他也是个好儿郎,只是生在这样的家庭,有一个这样的兄长,年纪轻轻就经历这么多,我也不忍苛责,人平平安安活着就好。”

    采薇笑:“他还让我在您面前美言几句呢,看来是不用了。”说着,目光不经意落在父亲斑白的双鬓,似乎比起自己离开时,又苍老了一些,明明他也不过是年过半百的人。

    她曾经没有父亲,做了江家五小姐这么久,终于体会到了完整的父爱,然而自己却没能回报这样的爱。想到这里,她胸口一酸,道:“爸爸,如今大哥已经能独当一面,二姐在美国一切顺利,青竹也懂事了不少,洵美和梦松整天乐呵呵的,你以后少操点心,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江鹤年笑道:“爸爸老咯,如今是想操心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看到你们都长大了,我还是挺欣慰的。”说着拍拍她的手臂,“去休息吧,别累着了。”

    因为担心谢珺的黑手,采薇自然是不敢独自出门,回来几天,也就几兄妹一块去杏花楼之类的餐馆吃顿饭。她倒也没什么出门的渴望,在她去南京前,工厂囤积的棉花已经陆续纺成纱线卖出,不到两年,给她赚了几十万。银洋价值随着政局起伏,远不如外钞安全,她的钱大部分换成了英镑美钞存在几大外资银行。这些钱她打算用来资助谢煊和霍督军的,还没来得及拿出来。

    也不知什么原因,这次回来后,她忽然没了之前那种斗志昂扬,莫名被一股没有来由的不安和无力感所席卷。

    这种感觉很不好,她试图摆脱,但终究徒劳。

    就这么过了五六天,这晚上,像往常一样,采薇和江太太并两个姨太太说了会儿话,便回了房内睡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觉醒来,迷迷糊糊间只知道万籁俱寂,应该是夜已深。

    她翻了个身正要继续睡,忽然一具温热的身体凑上来,将她揽进臂弯中。

    因为这气息太熟悉,哪怕她脑子还不甚清晰,也几乎瞬间就反应过来,然后整个人就彻底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睛,看向眼前那沉沉的轮廓。

    “你怎么来了?”

    谢煊摸索着在她唇上啄了下,轻笑道:“我说了来上海先找你的。到处都是谢珺的人,我只能晚上偷偷摸摸来。”

    所以又是翻墙?还真是轻车熟路。

    采薇坐起身,问:“你来护送蔡将军他们?”

    谢煊点头:“咱们小声点,别惊醒其他人,免得让谢珺知道我回上海了。”

    采薇压低声音道:“他们什么时候走?”

    谢煊:“明天的船。”

    “护送的计划已经定好了吗?”

    谢煊道:“定好了。”

    采薇问:“能给我说说吗?你明天要做些什么?”

    谢煊将她抱在怀中,笑着好整以暇道:“明天有三艘客轮从三个不同码头出发,一艘去日本,一艘去英国,一艘去香港。为了掩人耳目,我们明天会分三路,两路为假,一路为真,我负责其中一路的安全。”

    采薇道:“所以你负责那路真的?”

    谢煊点头:“我必须亲自把蔡将军他们安全送上船才放心。”他知道她担心他,故意用轻松的语气道,“你放心,既然是掩人耳目,真的这路路线肯定是最不起眼的。三艘轮船三个码头,两个是英资,在租界范围,剩下一个是咱们招商局的闸北码头。谢珺一直对租界这边严防死守,不会想到蔡将军坐的是招商局的船,在那边设防必定不会太严格。”

    采薇听这计划似乎挺靠谱,稍稍安心:“那你送人上了船,自己赶紧离开。”

    谢煊嗯了一声:“有接应的货船,等轮船离港,我就坐船离开,绝不会在上海多停留,过两天再来接你。”

    采薇道:“我这边不用担心,在家里还是挺安全的。”

    “我明白。”

    说完这句,两人一时都陷入沉默。也许黑暗扩大了这样的静默,彼此的心跳声便清晰起来。谢煊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握住她的手,低声道:“你别害怕,我不会有事的。”

    可他知道,这样的安慰其实没什么意义,他再次让自己的妻子陷入恐惧和不安。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是一个糟糕的丈夫。

    采薇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这几日来的不安情绪,此刻在黑暗中突然暴涨,她几乎要很用力,才能掩饰住。

    “我等你回来。”她哑声道。

    谢煊松开握着她的手,在黑暗中捧起她的脸,喉咙有些发紧:“采薇,对不起,我不是个好丈夫,你本不该跟我过这样的日子。等这一切都结束,我们去香港或者英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我不过是个普通人,没那么伟大,也没那么大本事,做不了救国救民的英雄,能够和你安稳过完下半生,就足够了。”

    采薇握住他的手,也不知为何,眼泪忽然止不住落下来。

    “好。”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梦回十里洋场》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