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女频小说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梦回十里洋场》正文 二合一

文/蔚空
    这厢, 车子开到一半,江鹤年才勉强回过神来,转头盯着小女儿,嘴角微微颤抖着, 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采薇见状柔声安抚道:“爸爸,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我这么做, 不仅仅是为了让谢家救四哥这么简单。四哥的事,让我这几日想明白了,就算是这次你能想办法解决,但谁能保证以后不会有类似的事发生?今日龙正翔能找借口关了青竹, 明日他就能关咱们家其他人。江家如今在上海滩钱多势不够, 除了龙爷可能还有马爷牛爷都想打咱们的主意,没有一座有分量的靠山,能耗得起几次这样的事?而谢家手握十万大军, 是当下沪上及两江谁也不敢得罪的门阀, 没有哪座大山比他们更可靠了。如今他们是还没找到更适合的大家联姻,所以还给咱们留着位置,若是再等个一两个月, 咱们再后悔恐怕就来不及了。”

    “可是……”江鹤年看着女儿喃喃道。

    采薇说:“没什么可是,那位谢三公子, 你也见过的, 确实是一表人才。我前阵子偶然同他打过两次交道, 品性我不敢打包票, 但绝对不是个奸恶之人,我嫁过去不见得会受什么委屈。”

    江鹤年叹道:“小五啊!他们谢家分明就是把咱们家玩弄于鼓掌之中,一丁点不尊重咱们,教我如何放心把你嫁给这样的人家?”

    采薇轻笑了笑说:“那是因为对于谢家来说,咱们江家不过就是一只有钱的蝼蚁罢了。以他们的权势,在你拒绝了联姻后,没逼迫我们,也没直接给咱们使绊子,已经算是留了情面。说明谢家为人处世还算坦率明朗,并非奸诈阴险的小人,也肯定不是什么狼窟虎穴。”

    谢家到底是不是狼窟虎穴,她其实并不清楚,这样说,无非是让江鹤年放心罢了。实际上在之前,她也没想过联姻的事,她就不属于这里,别说是联姻,压根就没想过嫁人。

    但今日傍晚看到从外面奔波回来,一脸疲惫颓然的江鹤年,她知道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父亲靠一己之力保全江家的荣华和安稳,只怕是越来越艰难。

    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但她在江家体会到了父慈子爱兄妹和睦,这些她以前全然陌生的感情,让她的心变得柔软。哪怕是青竹再如何顽劣,却也是把她这个妹妹捧在手心里疼的。她想自己既然取代了以前的采薇,就应该替她,为江家这些人做一些事情,让沁园的花团锦簇能继续下去。

    而她,归根结底也不可能真的一直留在江家这个温室,她是一个独立的人,总会走出去在这个时代,力所能及地做一点自己该做的事。

    所以,就算谢家是龙潭虎穴,她也愿意先去闯一闯。何况她并非不谙世事的少女,嫁给谢煊对她来说,没什么可怕的。

    江鹤年惊愕地看着她娓娓道来这些利害,他自然是清楚的,只是小女儿展现出来的冷静和聪慧,让他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一直娇养在手心,天真无邪的小女儿。

    他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重重叹了口气:“我的小五是真的长大了。”又道,“你让爸爸回去好好想想。”

    回到沁园,江家一众老小正在前厅等着,见到江鹤年和采薇,江太太连忙迎上去:“怎么样了?谢家答应帮我们吗?”

    江鹤年五味杂陈地看了看一家老小,点点头。

    “真的吗?太好了!”众人欣喜不已。

    江太太正欲再问,江鹤年却是满脸不耐烦地挥挥手:“我乏了,什么事明日再说。”

    采薇忙道:“爸爸为了四哥的事奔忙了几日,咱们都别打搅他了,赶紧让他回房好好休息。”

    江太太赶紧招呼佣人:“快伺候老爷去休息。”

    *

    冬日午后的阳光,暖洋洋洒在小院里。几个用过午餐的卫兵,围着靠在车旁的陈青山旁说笑。谢煊下来时,正好听到几个人的哄笑。

    他迈着长腿走过去,边走边道:“这么闲?不如去操场跑几圈?”

    卫兵们立马笔直站成一排敬礼:“三少!”

    谢煊挥挥手,几个人立马散去。陈青山收了手中的报纸,笑盈盈替他打开了后座车门。

    这几日高强度练兵,没怎么休息好,现下终于忙完一个阶段,谢煊准备回谢公馆看看眉眉,顺便休息两日,因为累得厉害,他一坐进车内,就靠在椅背上,阖上了眼睛。

    陈青山边启动车子边笑说:“刚刚几个兄弟正聊沁园江家四少爷拐了青帮龙爷六姨太这事儿呢!”

    谢煊睁开眼睛,眉头轻蹙:“江家四少爷?”

    “是啊!我今儿刚看到报纸上写的,据说江四少已经被关在巡捕房好几日,龙爷放话,要么按律列通奸罪审判坐牢,要么废了江四少一只手,总之是非要刮掉江鹤年一层皮才行。”说罢又幸灾乐祸般道,“上回那小子在使署胡闹,我就知道这纨绔子迟早给他爹捅出篓子,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还闹得这么大。你说说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竟然有本事拐人家姨太太。”

    谢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道:“把报纸给我看看。”

    陈青山拿起刚刚那份报纸递给他,笑说:“不过龙正翔也确实嚣张,江鹤年好歹是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真是一点面子不给。”

    谢煊翻开报纸,在角落里找到那则花边消息,扫完之后,随后丢在车座旁,复又靠在椅背上,轻描淡写道:“待会儿进了上海,绕路去一趟关押江四少的巡捕房。”

    “啊?”陈青山不明所以。

    谢煊闭上眼睛,说:“你诓了人家三十大洋,让使署兄弟好吃好喝了一个月,不帮人做点事?好意思?”

    “不是……”陈青山道,“那小子就是活该,咱们管那闲事做什么?保不准还得罪龙爷。”

    谢煊轻嗤一声:“你一个北京城地痞流氓出身的,还怕上海的地痞流氓?”

    陈青山嬉皮笑脸道:“跟着三爷您,我有什么好怕的?”

    “行了,让我眯一会儿,到了叫我。”

    “好嘞,您好好睡,我保证车子开得稳稳当当,不吵醒你。”

    谢煊唔了一声,果真是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

    江家一家老小等了整整五日,终于接到巡捕房的的通知,让人去领青竹。江鹤年连忙带着采薇去了巡捕房。

    从被抓那日到现在,青竹已经被关了十来天,虽然没被用过刑,但本来健康红润的一张脸,明显消瘦了几分。然而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到来接他的父亲,脸红脖子粗,义愤填膺告状:“爸爸,龙正翔那狗东西还有没有王法?我和六姨太清清白白,他根本就是公报私仇?咱们得去告他,上海告不成,就去北京。”

    江鹤年面色铁青,显然是用力压抑着怒意。一旁的程展见状,小声提醒道:“四少爷,您可别再乱说话了,老爷好不容易托了关系把你放出来,你要再让人抓到小辫子,要想出来就没这么容易了。”

    青竹也觉察到父亲脸色不对劲,顿时收了声,扯着采薇的袖子,小声道:“妹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采薇沉着脸道:“回去再说吧。”

    青竹一看父女俩这架势,知道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要严重很多,于是摸摸鼻子,老老实实跟在旁边往外走。

    龙正翔是英租界巡捕房华籍督察长,巡捕房的华人巡捕不少都是青帮的人,今日坐镇的是一名姓王的华籍副督察长。江家毕竟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又是谢家发了话的,来领人时,这王督察接待时颇为殷勤,这会儿把人领了出来,碍于礼数,江鹤年自然是要带着青竹去跟人道个别。

    跟着巡捕来到办公室,那门半开着,里面有客人。王督察看到门口的江鹤年,在里面朗声道:“江先生,快请进。”

    江鹤年带着一双儿女进门,却在看到屋内坐着的男人时,微微一愣。

    不仅他愣住,就是采薇也跟着怔了下。

    谢煊看到来人,站起身寒暄道:“好久不见,江先生。”

    “三公子,好久不见。”江鹤年脸上表情一时十分复杂,想对着这人做个表面功夫,扯起嘴角笑了笑,但这表情实在是做得不到位,比哭还难看。

    王督察浑然不觉气氛微妙,笑嘻嘻道:“谢公子你看,我没骗你吧,江少爷真的已经被释放了,关在巡捕房这十来天,也都是一个人住,我们没对他用过刑。”

    谢煊点点头,淡声道:“我就是路过而已,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我就不打扰王督察办公了。”

    王督察连忙躬身送他出门:“三公子好走。”

    江鹤年回神,也道:“那王督察,这边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也先走了,麻烦这些日子对犬子的照顾。”

    王督察笑容可掬道:“江先生也走好。”

    谢煊虽然生得高大挺拔,又有着一张冷硬的面孔,看上去很是有些骄矜倨傲不好接近,但他的行为举止还算温文有礼,到门口时,微微躬身做了个有请的姿势,让江鹤年一行人上前。

    江鹤年讪讪笑道:“三公子有心了,为了我家这不肖子的事,还亲自跑一趟。”

    谢煊说:“江先生不用客气,我也是恰好路过而已。”

    江鹤年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这年轻人的面孔,心中五味杂陈。大概是这么多年,虽然时局不稳,但江家未曾遇到过什么真正的大危机,以至于他总觉得以江家的财富和人脉,明哲保身不是难事。直到这回青竹闯祸被龙正翔抓走,方才知道,再如何有钱,背后没有靠山,遇到事也只能任人搓圆揉扁。而要保身,就得寄生于谢家这种行伍门阀,成为任由他们摆弄的囊中物。

    总之,无论怎样,在这世道里,他们都得身不由己。

    他原是想等采薇再长大一点,给她挑个简单点的家庭嫁过去,安稳顺遂地过一生,也算是对得起她早死的娘。然而现在这一切美好的打算都成了明日黄花,一想到自己才十七岁的女儿即将嫁给这么一个拿枪的男人,他就忧心忡忡。他不确定谢煊这人到底人品如何,但见他这疏淡冷冽的样子,又是个当兵的,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疼女人的。

    想到这里,江鹤年不免又对谢煊迁怒了几分,面上不好表现,但那略带反感的眼神,却是藏不太住。

    采薇怕父亲失控,赶紧拉了拉他的手,江鹤年这才深呼吸口气,压下自己的怒意,朝谢煊笑着点点头。

    谢煊自是能感觉到对方的敌意,他不动声色打量了下江鹤年,又淡淡扫了眼他旁边的采薇。女孩儿面色冷清,隐约带着点刻意掩藏的烦躁。

    他收回目光,客气道:“江先生,我相信四少爷肯定是被冤枉的,若是这边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江鹤年干干笑了笑:“多谢三少的关心,这回多亏了你们帮忙,改日我再上门好好感谢谢司令和两位公子。”

    谢煊点头,心中疑惑,沉默间,双方已经走到门口。江鹤年带着两个孩子跟他礼貌道别,上了停在路边的车。

    谢煊却没马上回到车上,而是若有所思看了眼正在上车的江家父女,对跟在身后的陈青山低声道:“你去仔细问问王督察长,看江四少被释放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青山应了声,踅身往回跑去。过了没几分钟,又去而复返,微微喘着气道:“问清楚了,说是司令直接跟龙爷打的招呼。”

    谢煊沉默了片刻,点头:“行,我知道了。”

    回到谢公馆,谢琨正好在家。

    “回来了?”看到一段时日没见的儿子,坐在沙发翻阅材料的谢司令,笑着对他挥挥手,看起来心情不错。

    谢煊走过去在小沙发坐下:“父亲,我有点事情想问您。”

    谢司令笑说:“我正好也有事同你说,你先问。”

    谢煊道:“江家四公子那事,是父亲帮忙解决的?”

    谢司令笑开,红光满面的面颊,荡开一层层褶子,道:“看来咱们要说的是同一件事了。”他点点头,“如今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陈先生一走,龙正翔在整个上海滩华界作威作福,谁都不放在眼里,除了咱们,谁还能救得了那位江四公子?”

    谢煊看着父亲,不动声色道:“条件呢?”

    谢司令挑眉一笑,不答反问:“你说呢?”

    谢煊道:“父亲莫非是要求他们继续联姻?”

    谢司令哈哈大笑:“你只说对了一半,不是我要求,是他们带着这个条件来上门求得我。”

    谢煊怎会不知父亲的做事风格,既然他认定了江家,迟早不过是他的囊中之物。江家虽然富有,却到底只是本分的富商之家,斗不过龙正翔,更不可能逃过父亲的五指山。

    他本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也不知为何,想到那一家子,忽然就生出了一点恻隐之心。他沉默片刻,道:“其实就算不联姻,要拉拢谢家也易如反掌,父亲这样反倒把人得罪了,就算成了亲家,只怕也会有罅隙。”

    谢司令闻言面色微沉:“笑话!我还怕得罪一个小小的商家?若不是因为江家是棵摇钱树,就凭之前江鹤年拒绝咱们家这事儿,我就不会让他好过。”他看了眼自己这面无表情的儿子道,“老三,咱们和江家联姻,不是要供着他们,而是要把他们攥在手中,为我们所用。咱们是拿枪的,千万不要有任何妇人之仁。”

    谢煊:“可是……”

    谢司令冷着脸摆摆手:“行了,这事儿既然已经确定下来,这几日我就会安排媒人去江家下庚贴提亲,你等着明年开春把人娶进门就好,其他的便不用管了。”顿了顿又道,“过几日我和你二哥就要回北京跟总统述职,过年这段时日,就你一个人在这边守着,你自己当心点,别出了什么纰漏。”

    谢煊点头:“明白。”

    谢司令看了看他,语气稍稍缓和道:“这两年你的转变,我也看在眼里,等有机会我会把你从华亭提拔上来,让你再多带一些兵。”

    谢煊道:“多谢父亲。”

    ※※※※※※※※※※※※※※※※※※※※

    太姥爷:我就说了我也是被坑的,我其实也不想娶薇薇(继续抱紧媳妇儿)

    小薇薇:→_→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梦回十里洋场》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