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女频小说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梦回十里洋场》正文 三更

文/蔚空
    “老三, 怎么回事?”谢司令见着儿子下楼,皱眉问。

    谢煊没马上回答他,而是对陈管家道:“陈叔,把药箱拿来。”

    “三少, 你受伤了?”

    “嗯,一点小伤。”

    “我马上去。”

    谢煊在小沙发坐下,摁着腹部, 深呼吸了口气。三姨太目光落在她捂着腹部的右手上,见到有血迹渗出,轻声叫道:“三少,你这伤得叫大夫来才行啊。”

    谢煊摇摇头道:“没事, 擦了药包扎一下就好。”

    谢司令皱眉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都安排好了的吗?五小姐怎么还是让人给劫走了?”

    谢煊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他们怎么会事先在巷子里埋伏的?”

    “既然被绑走了,为什么这么快又让你找到了?”

    谢煊默了片刻,睁开眼睛道:“我查到了几个窝点, 她就在最后一个。我找到她的时候, 乱党已经撤掉,但人却给我留了下来,我也觉得很奇怪。”他顿了下, 又补充一句,“不过不管怎样, 人找回来就好。”

    谢司令面色有些不悦, 沉声道:“人要找不回来, 咱们这联姻就白费工夫了, 江家这么大棵摇钱树也就打了水漂。我先前就交代过你,一定要慎重,没想到还是差点让你捅出篓子。这么多年,我看你还是没怎么长进,做事总是这么自负。当年就是因为这样,中了土匪埋伏,让你大哥白白丧了命。这回又差点让你媳妇被人劫走。你怎么就不能像你二哥一样让人放心,你看他做事什么时候出过篓子?”

    谢煊低垂的眸光动了动,沉默不言。

    谢司令看了眼儿子,稍稍放缓语气,“喜婆还在,你处理好伤口,把人叫下来,简单拜个堂行个礼,该走的仪式还是得走完。”

    谢煊默默看了眼二楼的方向,道:“算了吧,她今天被吓到了。反正已经登报,形式上的东西不重要,明早我带她来给您敬杯茶,给祖宗和母亲上柱香就行了。”

    谢司令沉吟片刻,点点头:“也好,反正咱们家也没那么多讲究,人进了门就行。”

    陈管家拿来了药箱,将谢煊的衬衣撩起,轻呼了一声:“三爷,您这伤流了这么多血,咱们还是叫大夫来吧。”

    谢煊不以为意道:“皮外伤而已,就是看着吓人,擦了药包扎好就行。”

    陈叔在谢家多年,听他这么说,也不强求,小心翼翼给他处理伤口。

    谢司令看了他伤口一眼,道:“你这两日在家里好好休息把伤养好。”

    “嗯。”

    *

    此时的楼上,泡在浴桶中的采薇,因为热水的抚慰,心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四喜在一旁小心翼翼伺候着她。虽然今天迎亲队伍遇上了乱党闹事,但谢家很快一网打尽。四喜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家小姐被劫走,跟着迎亲队伍到了谢公馆,才偶然得知小姐消息,而且这消息没让传出去,来吃酒席的宾客一概不知。

    四喜本来是打算偷溜回沁园,把这事儿告诉老爷,但又怕老爷太担心,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留在谢公馆等消息,好在等了一天,终于还是等到谢家三少将自家小姐完好无缺地带了回来。

    因为哭过,四喜这会儿眼睛还是红通通的,一边给采薇擦背,一边道:“小姐,我今天听说你被劫走,都差点吓死了。”

    采薇闭眼靠在浴桶,没说话,过了会儿才问:“今天我不在,婚礼仪式是怎么举行的?”

    四喜道:“不仅你不在,三少去找你了也不在。谢司令就说遇到乱党,新娘子受了点惊吓,仪式晚上私下举行,宾客肯定不会有意见,吃了酒就走了,反正我是吓坏了。”

    采薇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笑道:“我这不是没事么?你就别再担心了。”说完这话,她泡在水中的肚子,忽然咕噜叫了两声,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除了早上喝了点粥,就再没吃东西。先前情绪太激动,没感觉到饿,这会儿开始抗议了。

    她对四喜道:“你去帮我拿点吃的,我自己洗就行。”

    四喜点头:“行,那小姐你慢慢洗,衣服放在旁边。”

    等四喜出去后,采薇复又闭上眼睛靠在浴桶,也许是昏睡了一天,虽然头还有点疼,倒是不怎么困。而一安静,之前在黑暗中那种恐惧的感觉又浮了上来。

    好在一阵轻浅的脚步很快将她拉回神。

    “这么快?”她从浴桶竖起身,但下一刻又惊呼一声,缩进了水中,皱眉道,“怎么是你?四喜呢?”

    那胸前的白皙在水汽氤氲间一闪而过,很快又沉了下去,靠在门框边的谢煊眸子微微一闪,他手中端着一个托盘,轻描淡写道:“我让四喜去休息了,给你拿了莲子粥上来,晚上吃点清淡的,不然不舒服。”

    说完,端着托盘轻飘飘转身离开。采薇冲着他的背影,恼火地龇牙咧嘴一番。

    江南二月的天仍旧冷着,不过屋子里烧着壁炉,还算舒服。采薇洗完澡,穿上真丝睡衣,来到起居室,也没看谢煊,自顾地坐在沙发,端起碗喝起来。

    坐在一旁的谢煊,看着她道:“你把今日发生的事,给我详细说一遍。”

    采薇没理会他,喝完了一碗粥,放下碗勺后,才不紧不慢抬头看向他,笑道:“这事不是谢三公子一手掌控的吗?怎么问起我来了?”

    谢煊对她的讥诮不以为意,淡声道:“我说过,这是意外。按着计划,你本来应该被青山提前送到谢公馆。”

    “是吗?那看来三少百密也有一疏的时候。”

    谢煊定定看着她,又问:“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采薇靠在沙发背上,斜了他一眼,嗤笑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谢煊沉吟了片刻:“你还记不得怎么被人绑走的?”

    采薇说:“陈青山应该还活着吧?怎么绑走的他没说?”

    谢煊点点头:“好吧,那你被绑走后,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采薇听了他这话,不由得一怔,想起黑暗中,自己被绑在陌生的床上,一个始终不开口说话的男人,站在床边,捏着她的下巴摩挲她的脸颊和嘴唇。就像是黑暗中的狼,而她是他的猎物。那种恶寒般的恐惧,让她厌恶地蹙起眉头,冷声道:“不知道,他们给我用了迷药,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屋子里也没灯,就知道自己被绑着,再然后你们就来了。”

    谢煊想了想,问:“你没看到是什么人?”

    采薇没好气斜了他一眼:“我醒来就是乌漆嘛黑的,能看到什么?”

    谢煊狐疑地看向她,试探问:“江采薇,你再想想,你被绑走后,有没有发生什么?见到什么人?或者听到什么话?”

    采薇愣了下,忽然想起自己被他解救时衣衫不整的场景。其实若不是她刚刚洗澡,确定自己身体是完好的,她这会儿恐怕是没办法这样冷静地跟他说话。

    她掀起眼皮看向他,似笑非笑道:“三公子是怀疑我遇到了什么事吗?”

    谢煊对着她那双乌黑水润的眼睛,默了片刻,没回答她的话,只淡声说:“你刚吃完粥,坐会儿消化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明早还得起来给父亲敬茶。”

    说罢,他自己先进了卧房。采薇闭着眼睛歇了会儿,也起身回到房内。

    房间是西式的装潢,因为新婚而精心布置过,屋子里一片喜庆的红,床上铺着大红喜被,墙上贴着大红喜字,桌上点着两根大红喜烛。

    床头的台灯亮着,加上这两盏红烛的光,整个屋子亮堂堂一片,是暧昧迷离的色调。谢煊已经在大红喜被中躺好,看到她走到门口,还贴心地掀开旁边的被子道:“上来睡吧!”

    采薇:“……”我谢谢你哦。

    然而这房间就只有这么一张床,今天还是两个人的大婚日,她也没地方可去,只能郁卒地怒到床上,钻进被子中。

    好在这铜床确实够宽敞,两个人睡绰绰有余,也不用担心挨着挤着。发生了这么大事,谢煊身上又有伤,采薇倒不用担心今晚他会对她做什么,实际上,她也并不觉得做了什么是不得了的大事。

    只是,和一个只见了几次面,目前还矛盾重重的男人,同床共枕睡觉,实在是让她觉得很有些不是滋味。

    哪怕,这是她在这个时代的新婚之夜。

    见她在床上躺好,谢煊伸手关了台灯,屋子里只剩红色烛光在摇曳。采薇闭上眼睛,翻过身背对着他。本来以为自己睡不着,可不想,过了没多久,竟然也还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而她身侧的谢煊,却许久没能入睡,一来是腹部的伤口疼得厉害,二来是白天的事,着实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都在自己掌控中,可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让他忽然觉得好像有一只大手在暗中操控着一切。

    他轻轻转过头,因为背对着自己,他只看得到她的半张侧脸,红色的烛光下,白皙的皮肤隐约泛着一层柔光。她眉头微微蹙着,似乎是在做噩梦,想必是因为白日被绑走留下了阴影。

    虽然这场联姻他也是被动的,但从头到尾他都是默许着父亲的安排,并兢兢业业去执行。亲手将一个无辜的女孩儿,拉进了这场风波中,甚至还会拉她进入未知的风暴。

    他脑子里浮现先前,她怒气冲冲指责自己时的模样。

    生在行伍世家,又从戎多年,他并非是一个心慈手软的男人。

    但此时此刻,看着这个睡得不太/安稳的女孩儿,谢煊心中还是罕见地泛起了一丝柔软。他把手伸向她微蹙的眉心,想将其抚平,但又怕不小心吵醒她,最终伸出去的手,在半空僵了片刻,还是收回作罢。

    ※※※※※※※※※※※※※※※※※※※※

    三少:为什么还有人给我那白切黑的二锅打CALL,我一个正经男主不要面子的啊?

    作者:你一个半点求生欲都没有的狗比,还好意思说?

    三少:……(默默拿出搓衣板在微微面前跪下)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梦回十里洋场》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