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女频小说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梦回十里洋场》正文 二更

文/蔚空
    谢煊将怀中的人放在床上, 笑着啄了下她的唇,踅身走到外间,掀开一点窗户,朝外面大声唤道:“青山!”

    陈青山闻言小跑进院子:“三少, 什么事?”

    谢煊笑道:“没事,就是跟你说一声,从现在开始, 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重要的事,都别来打扰我,你自己看着解决,解决不了的, 那就等明天早上我起床了再说。”

    陈青山微微一愣, 继而又心下了然地点点头,嘿嘿笑道:“好嘞!三少放心,就算天塌下来, 我都不来打扰您。”

    谢煊挑挑眉头, 伸手将窗户用力一拉,啪嗒一声落下。这会儿其实已经暮色四合,关了窗后, 屋子里的光线顿时暗淡下来。

    坐在床上的采薇,听到外间谢煊和陈青山刚刚那毫无节操的对话, 耳根子瞬间红得能掐出血来, 恨不得跑出去啐上一口。

    不过她还没下床, 谢煊已经去而复还, 手中还不知从哪里拿了两只酒杯一壶酒,到了房内,他又从柜子里掏出一对红烛,和那酒壶酒杯一块放在屋中央的红木圆桌上。

    他看了眼床上的女孩儿,拿起火柴将蜡烛点燃后,一边将火柴晃灭,一边笑道:“你不要着急,咱们慢慢来!”

    采薇:“……”谁急了?

    她下床趿着绣花鞋走过来,撇撇嘴道:“你搞这些做什么?无不无聊?”

    谢煊伸手在她额头点了下,笑着道:“既然是洞房,花烛和美酒自然是不能少。”他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酒,递给她一杯,“来,咱们先把这合卺酒喝了。”

    采薇看了看他这郑重其事的样子,终于还是妥协般笑出声,接过他手中的酒杯,和他挽住手臂,昂头喝下了这象征新婚的交杯酒。

    高粱烧的辛辣从舌尖传至喉咙,又迅速蹿上脑子里,让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采薇放下杯子,忙吸了两口气,赶紧拿起水杯狠狠灌了一口。

    谢煊见她脸颊被染红的模样,朗声笑开,眉梢眼角都是掩不住的笑意。不等她慢条斯理放下水杯,已经一把夺过,随手哐当一声丢在桌面,然后上前一步,将人打横抱起回到床上。

    采薇到底是没经历过这种事,见他浑身绷得紧紧,手臂和胸膛若烙红的铁,又热又硬,带着酒气的呼吸,比平日沉了好几分,狭长的眼尾也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红色。

    她的心忽然狠狠跳起来,又紧张又有些害怕。

    谢煊笑着将人丢在床上,她脑子被晃得一晕,酒意也随之窜了上来,只是一声娇嗔般的轻呼还没出口,谢煊坚硬的身躯已经覆上来,濡湿灼热的唇舌,又快又准狠狠吮住了她微微开启的嘴,紧接着便长驱直入,探入温热的舌,追逐着她兴风作浪。

    他反手扯下帷帐,挡住了床上的春光。

    虽然那藏在帷幔里的的春光看不分明,但摇晃的帷幔和床架,无不昭显着那春色有多旖旎。

    疼!

    虽然知道这是必经的过程,但身体被劈开般的疼痛,还是让采薇差点哭出来。

    唯一庆幸的是,这样的疼痛好在没有持续多久。

    当一切静止的那一刻,采薇几乎是重重舒了口气。

    谢煊僵硬着失神片刻,喘着气从她身上翻下来,将被子拉下来一点,抱着她往上提了提,让她的小脸露在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他长臂一揽,将她抱在怀中,彼此的呼吸缠绵交织,再亲密不过。

    谢煊一边舒气一边伸手将她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撩开,垂眸哑声问:“弄疼你了?”

    这声音带了几分显而易见的欲色,显然并未餍足。

    采薇不想回答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羞耻问题,闭着眼睛装死,一言不发。

    谢煊低笑一声,借着烛光看她,小小的脸上还残存着诱人的红晕,薄薄的眼皮微微跳动着,有种被欺负过后的楚楚可怜,勾得人心痒难耐。

    她年纪尚小,还是少女身量,腰身不过盈盈一握。他今晚本是打算浅尝辄止便作罢,却不料食髓知味,刚刚短暂的交融怎么可能让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满足?

    谢煊凝视着怀中的女孩,天人交战半晌,终究还是再次覆上她的身体。

    采薇刚刚才平复下来,不想他竟然这么快卷土重来,想要恼火言辞拒绝,可发出的声音软得如同欲拒还迎,挣扎几下,很快便大势已去,被他攻城略地,占据了重要领地。

    这一次,那老旧的架子床一直咯吱咯吱摇晃了到红烛燃尽,才渐渐平息下来。

    *

    饶是谢煊体力再好,在一天一夜没合眼后,又缠着采薇到大半夜,第二天也是到了日上三竿,听到外面喧杂的声音,才缓缓睁开眼睛。

    他看了眼白色窗棂子外的天色,又转头看向身侧的女孩儿,不由自主勾起了唇角。

    采薇其实也醒了,但是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拆过一遍似的,又酸又疼,连睁眼都觉得费力。

    谢煊见她眉头轻拧,纤长的睫毛微微跳动,伸手摸了摸她白皙的脸,笑着闷声道:“还疼?”

    采薇本想继续装死,但他粗粝的指腹,在自己脸上摩挲的感觉,实在是没法忽略,只得勉强掀开眼皮,似怒似嗔地瞪他一眼,又报复般伸手揪了把他身上硬邦邦的肉,没好气道:“你说呢?”

    谢煊轻笑出声,作势要掀被子,道:“让我看看有没有伤着?”

    采薇闻言,吓得赶紧抱住身上的被子,往里面一滚,黑着脸嗔道:“你快起床,外面不知道多少人等着你呢。”

    谢煊失笑,点头道:“行,那你再睡会儿,睡饱了再起来吃饭,我出去看看。”

    看到他下床,采薇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重重松了口气,只是那光裸结实的身子,让她不敢多看,赶紧收回了目光。

    她本也试着起床,但稍稍一动,就酸疼得厉害,只能认命地继续摊成一条咸鱼。想象中和真刀真枪还是差了太多。

    这会儿临近十点,整个县衙早已经忙成一片,陈青山卷着袖子,指挥着人清理弹药和枪械。见到谢煊出来,笑嘻嘻上前打招呼:“三少,起来了?”

    谢煊面色淡淡点头,但是眼睛里的神采泄露了他此时的心境。

    陈青山哟了一声:“三少,您今儿气色可真好!”虽然还是一张面无表情的冷脸,但他陈青山对自己这位老大再了解不过,这眼角眉梢中的春风得意,都能骚出半里地了。

    果然有媳妇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往常打了胜仗,他顶多喝个酒睡上一觉,醒来之后继续冷血无情操练他们这些手下。

    谢煊斜他一眼,问:“伤员的伤都处理得如何?”

    陈青山道:“差不多了,我估计休整两日,咱们就能返程了。”

    谢煊点点头:“不管伤得如何,好好用药照料,咱们一个都不能丢下。还有牺牲的士兵都统计好,别遗漏了,回头得给家里发补贴。”

    陈青山道:“嗯,明白。”

    谢煊巡视了一遍,交待他看着,自己又回了内院。采薇这会儿已经起床换了衣裳,正坐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喝粥,见他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

    一来是对他昨晚行为的抗议,二来是到底还是有点害羞。

    谢煊在她对面坐下,自己盛了一碗粥,边吃边灼灼看着她,也不说话。虽然不施粉黛,但自己这位小妻子仍旧美的动人。他忽然就想起昨晚在她身上驰骋的感觉,心头不由得一热,连带着身体也起了点反应,不由得暗笑自己禽兽。

    被人这样看着,采薇到底是没忍住,抬头瞪他一眼:“看什么?”

    谢煊笑道:“当然是看你啊。”

    采薇被噎了一下,冷哼一声,懒得理她。

    谢煊又看了她一会儿,笑着开口:“你说……你肚子里现在有没有可能已经有一个小人儿了?”

    采薇微微一愣,蓦地想起姨婆说得话,抬头看他,心情一时有些复杂,淡声道:“没可能。”

    谢煊笑问:“怎么就没可能?”

    采薇默了片刻,低下头道:“我说没可能就没可能。”

    *

    谢煊倒也没在意,他不过是逗她一下罢了。

    “对了。”过了片刻,采薇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抬头道,“劫军火的事,青山已经跟你详细说过了吧?”

    谢煊点头。

    采薇道:“你怎么看?”

    谢煊道:“田越抓到时已经审过,可以肯定不是他的残部。至于是不是河南那边,目前还不太确定。总之,这肯定不是普通的土匪,明摆着就是冲着我来的。”

    采薇想了想,问:“你有没有得罪过谁?故意趁这机会置你于死地?”

    谢煊挑挑眉:“我得罪的人不少,不过有这么大胆子和本事的,我还没想出来有谁?”说罢笑了笑,看着她说,“没关系,这不是小事,我回去上报后,上面肯定会调查。”

    采薇说:“我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若是有人要害你,不会只有这一次。就算是回了上海,你也得小心行事。”

    谢煊笑道:“这么关心我?”

    采薇木着脸看他一眼:“我是不希望你出事。”也许命运轨迹不能改变,但总得试一试。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梦回十里洋场》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