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女频小说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 《梦回十里洋场》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梦回十里洋场》正文 一更

文/蔚空
    北配楼里, 几个佣人噤若寒蝉地站在婉清房门外,胆小的丫头则是已经吓得在低声啜泣。

    陈管家见谢珺和采薇上楼,赶紧从出来,重重叹了口气, 抹着眼睛唉声道:“二爷三少奶奶,大少奶奶已经去了。”

    “眉眉呢?”谢珺问。

    “昨晚眉眉跟奶妈一块睡的,早上佣人发现大少奶奶出事, 就让带去四小姐那那边去了。”

    谢珺点点头, 闭眼深呼一口气,搀扶着采薇走进起居室。内间卧房的门敞开着, 佩儿跪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而婉清则安静地躺在床上。

    她梳着旗头, 穿着旗装,脚下是一双花盆底绣花鞋, 耳朵上戴着三枚长长的耳坠,这是满清格格曾经的盛装打扮。她躺得笔直, 除了脸色是妆容也掩盖不住的不正常青色,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她最终还是用格格的身份告别了这个世界,就像是已经不复存在的满清王朝。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总是睡不好觉,现下终于可以长眠了。

    采薇怔忡地看着床上的女人半晌,终于稍稍回过神。她松开抓着谢珺手臂的手, 一步一步走过去。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 她见过不少死亡, 丹桂台那个被谢煊一枪打死的戏子,去安徽见过的战死士兵。她以为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自己早已经能平静地面对这件事。

    但是看到闭着眼睛的婉清,还是无法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死亡。

    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婉清忽然就自杀了呢?是因为母亲和弟弟的死,成为她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吗?当然,这不是稻草,这是命运给这个可怜女人的最后一击。

    可分明前天她还说自己没事,说要自食其力成为新时代女性,无论是满清格格还是谢家大少奶奶这些身份,都不再重要,她要做傅婉清。她的店铺已经快装潢完毕,不出意外,月底就能开业,哪怕是这几天因为母亲和弟弟的事而情绪低落,她也仍旧对这件事期待着。

    所以采薇真的不能接受这场没有任何预兆的自杀。

    佩儿看到两人进来,哭着道:“昨晚大少奶奶把眉眉送去了奶妈房里,回来换了旗装,让我给她梳了旗头,就让我去休息了。今早我起床,来房里看了眼,见她躺在床上,衣裳没换,也没盖被子,怕她着凉,走上前正要给她盖上被子,发觉她浑身冰凉,已经没气了,嘴里有没吞咽完的大烟,床头柜上还剩半包烟膏……”

    说到这里,小丫头又是泣不成声,一来是伤心,二来大概是被吓坏了。

    采薇走上前,半跪在床边,看向床上那闭着眼睛的女人。婉清生得极美,哪怕是这几月状态不那么好,也仍旧掩盖不了她的天生丽质。她出身富贵,曾经是天之骄女,当年嫁进谢家,其实算得上下嫁,只是命运弄人,娘家随着满清没落而衰败,谢家虽是如日中天,然而丈夫却英年早逝。

    她的悲剧是这个大时代必然加偶然所造成。采薇一直在努力帮她摆脱这种悲剧,希望她能找到新的人生。

    然而还是失败了。

    她握住婉清僵硬冰凉的手,怔怔然道:“大嫂,你告诉我这为什么?不是答应过我会振作起来的吗?你怎么能连眉眉都不要了?”

    然而床上的人永远不会给她答案。

    如今谢司令不在,这阖府上下,就是谢珺当家做主。他上前拍拍采薇的肩膀,温声道:“人死不能复生,弟妹节哀。”说着又转头朝门口的陈管家吩咐,“陈叔,设灵堂准备后事。让人把三弟叫回来,然后发电报给北京那边。”

    陈管家应道:“诶,我这就去。”

    谢煊是中午回来的。

    婉清的遗体已经摆放在灵堂,采薇和谢莹玉嫣,以及婉清身边的几个佣人跪在一旁,低低的恸哭声,让整个公馆陷入了一种悲伤的压抑。

    眉眉还只得五岁,对于死亡一知半解。她刚刚看到灵堂里蒙着白布的婉清时,还天真地问谢莹:“为什么妈妈要躺在那里?”

    只是不等姑姑回答,她那双天真又茫然的眼睛里,已经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母子连心,即使小孩子还来不及理解死亡,但潜意识已经明白这意味着为什么。

    这个可怜的孩子,生在高门,本该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如今却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女。

    采薇甚至不敢看她,如果……如果自己再对婉清上心点,这个孩子也许就不会失去母亲。

    这样一想,一股夹杂着悲痛的自责,不由得涌上来。

    她其实一直没哭,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连哭都哭不出来。

    谢煊走得很急,但是在灵堂外几米处,却蓦地停下了脚步。

    他身上还穿着铁灰色军装,腰间的枪套里别着枪,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目光遥遥落在灵堂里那具被白布蒙着的遗体上,怔忡了半晌,沉痛地闭了闭眼睛,又才一步一步走进去。

    他走到婉清身旁,重重跪下,哑声唤了句“大嫂”,之后的话却被堵在酸涩的喉间,一句都说不出来。

    陈管家走过来:“三少,后事都按二少的吩咐安排好了,棺木很快会送来。做法事的道士也要上门了,您看这法事做几天?”

    谢煊深呼吸一口气,抬头淡淡道:“早点入土为安,一切从简吧。”

    陈管家:“好的。”

    谢煊起身走到灵堂入口,看了眼跪在地上怔怔然的采薇,又来到旁边靠在谢莹身旁无声哭泣的眉眉跟前,蹲下身替她擦了擦眼泪,柔声安抚道:“眉眉,不要怕,妈妈只是睡着了。”

    眉眉茫然地看了看他,轻轻点头,然后趴在他怀中,紧紧将他抱住。小姑娘没有大哭大闹,但身体一直在抖。

    谢煊一时心如刀绞,开口道:“莹莹,你带眉眉回房。”

    谢莹擦擦眼睛:“好。”起身将安安静静的小丫头抱在怀中,回了房。

    之后的一切,谢煊亲力亲为,整个谢公馆陷入一片悲痛的繁忙中。采薇和几个丫鬟一直跪着,后来丫鬟们陆陆续续吃饭休息,她始终一动不动,四喜给她送来吃的,她也一口未沾。

    一直到了夜幕降临,灵堂里点上了烛火,道士开始做法事,她仍旧跪着没动。

    谢煊站在她身后两米处,看着那道娇小的背影,眼眶终于忍不住开始泛红。

    知道她心里难受,嫁进谢家之后,她和婉清的关系最好,从安徽回来,妯娌俩更是同进同出,为了帮婉清,她花了很多心思和精力。

    她比谢家任何人都更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走上前,手放在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低声道:“采薇,咱们先回房休息。”

    采薇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他没再问她,沉默了片刻,直接打横将她抱起来。采薇倒也没挣扎,怔怔地任由他抱着自己。

    抱着人回到房内,谢煊将她放在沙发,又撩起她的裤腿看了眼。虽然是跪在垫子上,但膝盖还是红肿了一片。他皱了皱眉头,起身从柜子里拿了药酒,蹲在她跟前,替她轻轻揉着。

    腿上传来的疼痛,终于将采薇拉回了神,她低头去看他。

    谢煊抬头对上她的眼睛,见她那双黑沉沉的眸子,恢复了神采,低声开口道:“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你别太难过了。”

    采薇闭了闭眼睛,再睁眼时,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茶几上那份报纸上。一整天堵在心头无处发泄的情绪,忽然因为这报纸而被点燃。

    她一把将谢煊推开,伸手拿起报纸用力摔在他脸上,歇斯底里冲他大吼道:“都是你都是你!大嫂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在家跟我一起多陪陪她,那个小月仙就这么重要吗?你几天不见就受不了?比你大嫂的命还重要?”

    她的拳头用力砸在他身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她眼尾泛红,本来苍白的脸,也因为这蹿上的怒火而变得通红。她的表情不仅仅是痛苦,还有愤怒和怨憎。痛苦是因为婉清的死,而怨憎则是对面前的这个男人。

    她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但蝴蝶挥挥翅膀就能引起龙卷风,若是他这两天在家多待,也许婉清就不会选择自杀。她不能接受这场始料未及的自杀,只能全部怪在他头上。

    谢煊将报纸攥在手中,悲怆地闭上眼睛,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任由她发泄。他身上的伤其实还未痊愈,女孩儿用尽全力的拳头落在上面,不是不疼的。

    但他却恍若不觉,或者说这疼痛是他该得的。

    采薇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没了力气,才气喘吁吁重重跌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他的目光,仍旧像是浮了一层碎冰一样寒冷。

    谢煊自上而下与她对视着,他从来没见过她这种眼神,以至于心中一痛,不由自主避开,然后慢慢在她面前蹲下,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一般,半晌才开口:“是我的错,你怪我是应该的。”

    采薇冷冷地看了他片刻,一字一句道:“等大嫂的后事办完,我就离开谢家。”

    谢煊抬头,一脸震惊地看向她。

    刚刚歇斯底里一通发泄后,采薇已经完全恢复冷静,不仅是冷静,语气几乎可以说是冷漠,她继续道:“我爸爸那边怎么跟你们谢家合作的还是照旧,但我不会再跟你一起生活。至于怎么跟谢司令交代,你自己看着办,若是办不好,非要为难我的话,那我就登报离婚。”她不等谢煊开口,又说,“这回谢司令回北京,是参加袁世凯天坛祀天礼,这意味什么我想你不会不清楚。你们谢谢家接下来肯定分/身乏术,我想绝对不会昏聩到在这种时候为难江家。”

    谢煊默默看着她不说话。

    采薇冷淡地避开眼神,站起身:“我去给大嫂守灵。”

    谢煊将她的手拉住:“你跪了一天好好休息,我去守着就好。”顿了下,又补充一句,“他是我的大嫂,我大哥的妻子,这事本来就该我做。”

    ※※※※※※※※※※※※※※※※※※※※

    太姥爷是该虐虐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梦回十里洋场》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