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神医最新章节列表 » 《乡村神医》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乡村神医》正文 第3397章 打赌

文/七星
    刚才,从那四十个人中间,张凡没有发现笔官。</p>

    笔官是基地里第一号大笔头子,特能忽悠,可以说,基地里大部分人,都是笔官给忽悠来的,他的洗脑功夫那是相当地深厚。</p>

    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罪魁祸首!</p>

    副官在前边带路,一群人直奔笔官官宅而来。</p>

    到了官宅,发现大门洞开,楼内已经没有一个人毛。</p>

    这小子能忽悠别人,却不受别人的忽悠,刚才副官给他打电话要他去基地广场,他没有去,他已经闻到了危险的气味,率先逃跑了。</p>

    “他能去哪里?”张凡问道。</p>

    副官道:“他肯定没跑远,因为大头领离开之前,已经把全部基地的汽车都给摘了方向盘。”</p>

    草,这大头领还挺防备属下的,没有了方向盘,想跑出基地,就跑没有护照想出国一样不太可能。</p>

    “赶紧追,他肯定是向城里的方向跑。”张凡说着,便身便走。</p>

    老板道:“我带几个人,去其它方向追。”</p>

    张凡道:“那你赶紧吧。”</p>

    老板便带着人,走了。</p>

    张凡正要赶路,桃花却笑道:</p>

    “张大神医,你还是在这里坐镇吧,抓笔官的事,交给我。”</p>

    张凡一笑:“差点忘了你这个丫头,你肯定行,赶紧去吧。”</p>

    桃花嫣然一笑,看了筱雪一眼,面露得意:自泥腿子事件之后,一直被筱雪给压着,现在,终于她有一回合能盖过筱雪了。</p>

    桃花走后,张凡把副官牢牢地捆在地下室的马桶上,然后和筱雪、女服务员坐在客厅里喝茶。</p>

    此时,女服务员精神已经恢复,脸色重新艳丽,像是早晨的百合花一样让人垂涎欲滴,惹得筱雪一眼一眼地扫视着她,脸上一阵不快:</p>

    这张凡,难不成真要收了这妖精?</p>

    “你叫什么名字?”</p>

    张凡问道。</p>

    一来张凡真的不知道她的名字,二来也是借这个问题来向筱雪表明,他跟女服务员的关系不深。</p>

    “莱丽娅。”</p>

    “挺好听的名字嘛,”筱雪压抑住内心的担心,挽住莱丽娅的腰身,很亲热地道,“张凡最喜欢这样的洋名。”</p>

    莱丽娅不知筱雪的深浅,没敢说什么,只是给两人倒水。</p>

    到底是专业服务员出身,倒茶很专业,手脚麻利。</p>

    张凡心中暗暗道:</p>

    要是没地方安排她,就收到家里做个家政工吧?</p>

    “莱丽娅,”张凡扫了一眼两个女人,两人紧挨着,好像好姐妹一样,女人就是这样,表现上很亲,其它女人之间关系再好,也永远不会建立起男人之间那种生死般的友谊,“你以后怎么打算的?”</p>

    莱丽娅似乎对这个问题没有考虑,愣怔了一下。</p>

    筱雪摇了摇她的细腰,笑道:</p>

    “张凡格外关心你,你就谈一下嘛,他肯定妥善安排。是吧?张神医?”</p>

    莱丽娅却听不出来筱雪话中的味道,想了一下,“我想跟你们去大华国。”</p>

    去咱大华国?</p>

    这个想法,不奇怪。</p>

    现在,在世界上,咱大华国牛着呢,人均收入名列前茅,厉害着呢,能在大华国生活,恐怕前世有大道行吧?</p>

    对于莱丽娅,她能去哪?</p>

    单身一人,虎口脱险,劫后余生,跟着救命恩人,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p>

    “嗯嗯,”张凡看着筱雪,“嗯,这个想法嘛……”</p>

    筱雪嗔了张凡一眼,“看我干什么?带她去与不带她去,是由你决定,难不成想要借口于我拒绝她?”</p>

    “那,那我就定了?”张凡要进一步确认筱雪的态度。</p>

    莱丽娅一听,这事原来取决于筱雪,便紧紧地挽住筱雪的腰身,几乎哀求道:</p>

    “雪姐,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到了你们那里,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能在你家里当个家政工,就满意了。”</p>

    筱雪心中暗道:</p>

    说的好听,第一步当然是当家政工,第二步就要上位吧?</p>

    不过,看张凡那眼神,已经准备把她据为己有,如果我现在反对,那张凡岂不是怨恨于我?</p>

    算了算了,多她一个不算多,少她一个不算少,反正张凡能量超群,有源之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既然滋润了她,也不会干涸了我,我又何必从中作梗?</p>

    想到这里,又联想到刚才在副官家里把张凡给顶飞的事,不由得一阵歉意,把手从背后,悄悄地伸过去,在张凡被顶撞的地方,轻轻地抚了抚,眼中含情输意,柔声道:</p>

    “小娅也是个可怜人,你现在把她扔在这里,叫她怎么生活?还不如带她一同回大华国,有合适的工作给她找一个,她如果愿意做家政,那也随她。”</p>

    张凡没想到筱雪这么通情达理!</p>

    毕竟是点过悍筋妒筋的女人,毫无妒意,不禁叹道:</p>

    不怕床前排队,就怕没人来睡,有妻妾如斯,夫复何求?</p>

    不禁一阵热力袭上心头,伸手在筱雪同样的部位也碰了几碰,算是回敬,脸上笑意如春,“那你就在筱雪家里当家政吧,正好你们两人可以聊天说话解闷。”</p>

    两个美女一听,相互看了一会,激动地拥抱在一起。</p>

    “谢谢你,雪姐……”</p>

    莱丽娅感动无比。</p>

    “不用谢,我也是顺着某人的心意而已,”筱雪把嘴附在她的耳边,细声细语地道,“某人对你没安好心呢,嘻嘻嘻。”</p>

    莱丽娅脸热热地道,“我不会的,雪姐,我是家政工……”</p>

    “会不会,恐怕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你不知道,”筱雪更加压低一声音,以为张凡听不到,“他有一只小妙手,是魔掌,碰上了,你就跑不掉了,就像着了魔似地爱上他。”</p>

    “着魔似地?”莱丽娅是个未经人事的,所以对于那种事有魔力,确实没有亲身体验,不知道其中妙味无穷,“怎么着魔?”</p>

    “怎么解释呢?”筱雪脸上微红,心跳加速,小声道,“简单地说,就是……在他面前,你的裤带,永远是多余的东西……”</p>

    莱丽娅一听,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带,看筱雪说得眉飞色舞,受了感染,不禁有些向往:</p>

    这位张先生,到底有什么魔力?</p>

    筱雪姐说的不错,自从在张先生房间里被他给调理了一下身体之后,心里总是痒痒的,难道,我已经着了他的小妙手?</p>

    他现在要我去当家政工,是什么意思?</p>

    是不是要把我拿下?</p>

    看现在的样子,就是把我拿下,雪姐也不会十分反对。</p>

    算了,不想它,到时候看吧,反正张先生救了我的命,我拿什么报答?就这副身子,张先生需要,就拿去用好了。</p>

    想到这,不禁产生了生理和心理双重的向往,斜乜地看了张凡一眼,把头低下去,恨不得现在就仰倒就位以尽妇道……</p>

    三人正在闲聊中,突然门被撞开了。</p>

    “当”地一声。</p>

    张凡不用看,就知道是桃花。</p>

    而且知道是桃花把笔官给带回来了,如果没带回来笔官,桃花是不会这么狂的。</p>

    果然,只见桃花手提一个男人,走进厅里,把那人往地上一摔,笑道:</p>

    “张大神医,我把人给你带回来了。”</p>

    说着,眼光已经落到了莱丽娅和筱雪身上:</p>

    这两个狐媚,我不在时,是不是对张凡施展什么招术了?</p>

    要么,小凡的脸为什么红光满面一副身体得意的样子?</p>

    “雪姐,”桃花指了指莱丽娅,“你俩拜姐妹了?”</p>

    筱雪见桃花的样子,不置可否,却把莱丽娅往怀中一揽,“你还真把人给抓住了,厉害。”</p>

    桃花是个直性子,经不得别人吹捧,当时就乐了:</p>

    “这种虫子似的东西,也配我抓?今天真是高抬他了。”</p>

    说着,飞起一脚,正正地踢在笔官的腰上。</p>

    张凡听得一阵肋骨断裂的声音,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忙摆手道:</p>

    “先别急着下手,问问再说。”</p>

    桃花踩住笔官的肚子,“张先生问一句,你答一句,如实回答,要是有半点掺假,肚子会破的!”</p>

    张凡一笑,也不指望这种人会说实话,因为说假话忽悠别人是他的神圣职业,便笑问:</p>

    “你哪个大学毕业的?”</p>

    笔官以为自己不会死,毕竟他从未亲手杀过人。</p>

    便回答道:“斯毕大学哲学专业。”</p>

    是个名校。</p>

    “你什么时候跟大头领干的?”</p>

    “十年前。”</p>

    “这十年里,你工作是什么?”</p>

    “起草文件吧。”</p>

    “仅仅是起草文件那么简单?你难道没有去城里到处忽悠,说基地如何如何,把大批人给骗到这里当奴隶?”</p>

    张凡说起来,就有些愤怒。</p>

    这个笔官,绝对是罪大恶极。</p>

    他虽然没有杀人,但他杀人不见血,基本上是戈氏再世。</p>

    “张先生,”笔官相当不服,“不能说是我骗了他们,只能说,是我撩拨了他们内心中早就有的东西,那种对于被虐待的向往。”</p>

    “咦?这倒新鲜。怎么,被虐待还有向往?”张凡假装奇怪地问。其实,张凡相当相信笔官的说法,有些人,被虐待时有一种兴奋感,很幸福的感觉,一天没人虐,就浑身骨头发痒。</p>

    对于这种病,就只有一种治疗办法——把骨头敲碎。</p>

    “当然有向往,”笔官说到这里,竟然有几分自矜,“我把他们这种向往给激发出来了,并且让他们在基地里得到了虐待,他们享受到了世界上最刺激的虐待,他们感激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说我骗了他们?”</p>

    “咦,你说他们很幸福?”</p>

    “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感觉很幸福。”</p>

    “怎么证明你的话?”张凡问道。</p>

    “我们两人打个赌好不?”笔官举起一根指头朝天。</p>

    “草!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要跟张先生打赌!”桃花看不过笔官的牛逼样子,在他耳朵上踩了一脚,生生地把半只耳朵给踩烂了。</p>

    笔官用手捂住耳朵,这时,才感到死亡的来临,害怕地跪了下来,双手伏地,以额碰地板,哀声道:</p>

    “女士饶命,张先生饶命……”</p>

    张凡摆了摆手,“你继续讲,打什么赌?”</p>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乡村神医》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